這是第二次在大螢幕上看《霸王別姬》,相隔25年,經典作品能以數位修復版再次上映,真的很開心,故事很長,將近三個小時,卻完全沒有一個畫面是多餘的,活在戲裡的蝶衣,總是分不清現實與戲不同,京劇與師哥就是他的一輩子,這樣的痴執讓人心疼,有了人生歷練後,重看這個故事,終於理解小樓和菊仙為何會走到一起,也懂得用成人視角,去看待這段三角關係,都說是戲如人生,可惜蝶衣心中的虞姬,遇上一個只想過平凡日子的假霸王,辜負了他這份瘋魔成活的深情。

劇本改編自香港作家李碧華的同名小說,由湯臣影業出品,徐楓監製,陳凱歌擔任導演,張國榮、張豐毅、鞏俐、葛優共同演出,電影獲得第46屆法國坎城影展金棕櫚獎,成為第一部也是迄今唯一獲得此獎項的華語電影,並榮獲美國金球獎最佳外語片,以及第66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提名,2015年美國《時代雜誌》將《霸王別姬》評選為「全球百大不朽電影」,在華語電影史上,《霸王別姬》絕對是必看的經典之一。

故事敘述梨園師兄弟程蝶衣和段小樓的人生經歷和情感糾葛,從小在戲班一起長大,歷經辛苦終於熬成名角,以一齣《霸王別姬》譽滿京城,二人一生一旦,一個霸王、一個虞姬,糾纏不斷的情感牽絆,浮沉在混亂的人世裡,只有無盡的淒怨與悲傷,而屬於小豆子和小石頭之間,如兄弟、朋友、親人般的情誼,也在文革中反目成仇,最終成為一段悲涼絕美的伶人往事。

10.jpg

虞姬從戲裡到戲外,終生離不開霸王,他只想和師兄唱一輩子戲,對他來說,差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一輩子。

故事開始於1924年的北平(今北京),小豆子的母親身為窯姐,無力撫養孩子,只好狠心將他送到梨園去謀生。為了能進入戲班,母親甚至狠心切掉了小豆子多出來的一根指頭,艱苦學戲的日子,除了要忍受師父嚴苛暴力的打罵訓練,還被同伴欺負孤立,還好有師哥小石頭的陪伴,二人一起挺過了那段艱苦的童年。

每天壓腿吊嗓的生活,小豆子受不了戲班的苦,趁著師父不注意,和小癩子一起逃跑,二人在路上偶遇京劇伶人演出,聽了一齣《霸王別姬》後,他意識到只有繼續不斷的被挨打,才能成為台上褶褶發光的名角,於是回到戲班繼續忍受師父嚴厲的打罵,他始終分不清演戲與生活,一直念不出「我本是女嬌娥」這句戲文,直到被師哥狠狠責打後,小豆子才在意識中,認定了自己是女兒身,他愛上虞姬這個角色,從此離不開楚霸王,也將這份愛投射到師哥段小樓身上。

多年後,二人合演的《霸王別姬》,在京城已經頗有名聲,並獲得大財主袁四爺的賞識,得到不少文物珍寶,但在蝶衣眼中,只有京劇和師哥,小樓卻假裝不懂師弟的曖昧,也不像蝶衣瘋狂著魔在角色中,他在衝動之下和花滿樓裡的姑娘菊仙(鞏俐飾)結為夫妻。

悲傷又嫉妒的蝶衣,走向了身邊欣賞他的袁四爺(葛優飾),得到了一直想送給師哥的名劍,也讓自己沉淪成為「四爺的人」,只因當他臉上畫上霸王妝時,蝶衣可以假裝他是和心中的霸王在一起。

個性強悍的菊仙,感受到蝶衣對小樓的情愫,極力想要劃清他們的關係,蝶衣在鬱悶中,染上抽大煙的惡習,以致演出時破嗓,還被人舉報是漢奸,共產黨執政後,貴族袁四爺被視作異端而鬥死,蝶衣經歷過痛苦的戒毒後,終於重新振作唱戲,此時卻與當年好心收養的孩子小四發生衝突,接著來到文化大革命,許多伶人都成了被迫害的對象,在一次群眾公審中,小樓為了生存下去,批鬥了二個深愛他的人蝶衣和菊仙。

在「四人幫」被打倒後,菊仙受不了小樓的背叛,選擇上吊自殺,隨著文革落幕,京劇再次興起,作為曾經的京劇紅人,程蝶衣和段小樓的名譽也被恢復,可以繼續唱戲。

相隔多年,二人來到一個體育館進行排練,唱的還是那齣經典的《霸王別姬》,蝶衣唱了一句戲詞:「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小樓開玩笑的跟他說唱錯了詞,應該是:「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這句話驚醒了蝶衣,在小樓轉身的瞬間,他坦然拔劍自刎,在那把見證了他們師兄弟全部故事的劍下,平靜倒地離去。

蝶衣以真實的死亡,堅守住師父從小教導他「從一而終」、「說一輩子,就是一輩子」的信念。

03.jpg

被母親斷指後才順利進入戲班,倔強的小豆子冷眼看盡世間,他不想臣服於命運的安排,最後卻成魔般的走入蝶衣的角色中,這才明白師父的苦心教誨:「人,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要想人前顯貴,必得人後受罪。」

35.jpg

▲從踏進戲班那一天起,師哥小石頭,就是小豆子的全部。

在充滿孤寂暴力的日子裡,師兄替他挨罰,為他在雪地裡跪著舉水盆,晚上他們倆睡在一起取暖,原本不願意變成女兒身的蝶衣,在看到師哥的眼淚後,決心成為「女嬌娥」。

14.jpg

16.jpg

33.jpg

看到最後,發現袁四爺竟然是葛優演的,有點傻眼耶!!那猥褻的眼神、怪怪的舉止,真的很難和《非誠勿擾》裡笑笑的深情老公秦奮聯想在一起XD

不過葛優倒是將戲霸袁四爺這個角色,詮釋得很成功,他對京劇的癡狂,執著於五步、七步的細微處,旁人見來也像是著了魔般,他在蝶衣身上看見了京劇的純粹,沉迷在蝶衣的舉手投足之間,多少也帶著一些自戀的心態。

最後在文革時,因為生活比別人富足而被鬥死,他真的愛過蝶衣嗎?雖然他曾對蝶衣說:「一笑萬古春,一啼萬古愁,此景非你所有,此貌非你莫屬。」但是看起來他愛的應該是戲中的虞姬,只是剛好把情感投射在蝶衣身上罷了。

15.jpg

17.jpg

19.jpg

22.jpg

23.jpg

26.jpg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師父削去了頭髮。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

13.jpg

在花滿樓裡,小樓原本只是尋歡作樂,沒想到菊仙動了真情,二人就這樣結為夫妻,從此三人間,出現更多理不清的亂緒。

18.jpg

02.jpg

20.jpg

小樓終究只是一凡夫俗子,比起蝶衣一心想守護師父從小教導他們唱的戲,他只想低調和相愛的人好好活著,但是身邊的蝶衣和菊仙,卻把小樓看得比他們自己的性命還重要。

25.jpg

32.jpg

菊仙對蝶衣始終存著複雜又矛盾的心情,她不讓小樓再與蝶衣唱戲,而蝶衣也堅決不叫一聲嫂子。

從良後,菊仙用盡力氣守護小樓,她希望丈夫和和蝶衣斷絕往來,但在看見蝶衣被毒癮折磨得死去活來時,還是展現了青樓女子的義氣,和小樓一起努力幫他戒毒,這一幕她抱著蝶衣,像個母親般安撫他的情緒,讓人見到她心裡寬厚的一面,因為愛著同一個男人,他們在對立中帶著理解看待彼此,成為一種亦敵亦友的關係。

比蝶衣幸運的是,菊仙曾經得到過小樓的愛,卻也在最後被他傷害至深,即使蝶衣在文革中揭發她過去曾是妓女,菊仙還是在大火堆中撿回他送給小樓的劍,並交還給他,在無奈傷感中,一個堅強、孤獨又善良的女人,用包容走向了生命盡頭,鞏俐的台詞雖然不多,但她每個表情都是戲,一轉身、一回首,所有想說的話,都已寫在她蒼茫的臉上。

31.jpg

電影後半這段文革戲,拍得非常震撼,不曉得當年電影在中國上映時,是怎麼通過審核的XD

在幕後花絮中,哥哥張國榮特別提到,這段大鬥爭的戲,當年在北京拍了三天三夜,33度高溫下,除了要穿上全套京劇行頭,還要面對一堆堆熊熊火焰,批鬥時情緒又要處在高亢狀態下,是拍攝《霸王別姬》一段非常辛苦的回憶。

04.jpg

12.jpg

《霸王別姬》片中有許多經典的句子。

05.jpg

▲對於蝶衣的情意,小樓曾經這樣對他說:「蝶衣,你可真是不瘋魔不成活呀。唱戲得瘋魔,不假,可要是活著也瘋魔,在這人世上,在這凡人堆裡,咱們可怎麼活呀。」

06.jpg

07.jpg

08.jpg

09.jpg

10.jpg

11.jpg

36.jpg

24.jpg

▲《霸王別姬》最後一幕,蝶衣回眸一笑,在霸王轉身瞬間,抽出那把他送給小樓多次的名劍,自刎在舞台上,從此世上再無程蝶衣。

小樓身邊二個最愛他的人,一個堅持守愛、固守信仰、以死保住了自己的清白,一個以死回復了最初的自己,最後只剩下叱吒江湖的「霸王」,站在空蕩蕩的舞台上,獨自面對無盡寂寞。

20181214_霸王別姬2.jpg

當年鞏俐和哥哥青澀的模樣。

20181214_霸王別姬1.jpg

電影海報。

電影預告。

《霸王別姬》幕後花絮。

《霸王別姬》電影主題曲,張國榮演唱「當愛已成往事」。

今年剛好是「哥哥」張國榮逝世的15周年,《霸王別姬》以數位修復版上映,蝶衣的身影又再次走入觀眾心中,許多當年一起合作的夥伴再次相聚,談起了大家心目中的蝶衣,導演陳凱歌說他在電影殺青後,曾經作過一個夢,夢裡張國榮穿著一身雪白長衫,笑著對他說:「從此告別了。」夢醒後他忍不住落下淚來,那是張國榮逝世十年前,他感嘆的說:「張國榮就是現實生活中的程蝶衣,扮演程蝶衣就是他的宿命。」

電影中一共在舞台上唱了八次《霸王別姬》,但每一次的演出時間卻越來越短,小樓和蝶衣的狀態也一次比一次糟,第七次還因為小四作惡,蝶衣甚至上不了台,在文革掃蕩後,蝶衣和小樓也中斷了聯繫,十多年後二人相逢,再次演出充滿回憶的《霸王別姬》,蝶衣最終選擇倒在血染的愛情裡,就像小時候,戲班師父在講這齣戲時說的那樣,「那虞姬最後一次為霸王斟酒,最後一回為霸王舞劍。爾後拔劍自刎,從一而終啊!!」蝶衣用行動守住了師父從小教導他的信念。

這樣的結局令人感傷,如今小樓依舊當年貌,人間再無張國榮,那樣的程蝶衣,世間難有第二人了,虞姬細細緩緩地幫霸王勾臉,那樣的深情,已成絕響,「我想虞姬即使自刎於劍下,那一刻,她亦是幸福的,對望的眸中,她看到生死相許的來世。所以無怨,也無遲疑。」或許對瘋魔成活的蝶衣來說,此刻都已看透一切了然,不管是女嬌娥或是男兒身,他已經分不清,哪個才是真正的他了。

《霸王別姬》小說中有這麼一段:「帝王將相,才人佳子的故事,諸位聽的不少。那些情情義義,恩恩愛愛,卿卿我我,都瑰麗莫名。根本不是人間顏色。人間,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臉。」而蝶衣在電影裡彷彿從未抹掉脂粉,戲裡戲外都活成了同一個人生,堅持著自己的執念,成為不隨波逐流的人,卻也因此走向悲劇的結局,對他來說,保持尊嚴死去,更勝屈辱活著,或許也算是對這一生的解脫吧!!

 

讀 | 

父親用愛燒盡生命 陳凱歌用愧疚鑄成《霸王別姬》 

 

    麋鹿與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