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仁醫,迎風而立/風に立つライオン》改編自日本民謠詩人佐田雅志所創作「迎風而立的獅子」,歌曲靈感來自1987年,遠赴非洲參加人道醫療團的醫生柴田紘一郎的故事,當時遠在日本的女友即將另嫁他人,於是佐田便將紘一郎心中滿滿的祝福,譜成旋律寫下這首歌曲,經過多年傳唱後,成為一首經典的國民情歌。

以醫者經典日劇《仁醫》,紅遍亞洲的演員大澤隆夫,深受歌曲背後的故事所感動,他拜託佐田雅志一定要將這個故事寫下來,2013年小說出版後,電影也開始籌畫開拍,大澤隆夫親自參與電影企劃並擔綱演出男主角島田航一郎。「風に立つライオン」歌詞中,娓娓訴說出他在非洲草原所見到的風景,對於前女友不再恨他、即將展開新的人生,也送上了真切誠摯的祝福,他期許自己能成為迎風而立的獅子,繼續在醫療資源匱乏的非洲,勇敢地為需要他的人們努力生活。

電影尾聲,佐田雅志特別將311大地震寫進故事中,因為不管是面對地震的災情或是國際上的內戰,生命有時候輕如鴻毛,他希望能跨越國界和時空,將生命視作一場接力賽,傳承給年輕的新世代。佐田雅志說:「我花了15年創作歌曲,經過25年後寫成小說,接著再花2年半拍成電影,加起來總共花了40幾年,花了這麼多時間才完成的創作,所以一定要好好地傳唱下去。」

07.jpg

▲航一郎經常在空曠的大草原上,對著遠方撕心裂肺的吶喊著:「甘巴爹!!甘巴爹!!」

一聲聲的「加油!!」貫穿在全片中,醫生對病人說加油,自己遇到困難時不忘為自己打氣,「加油!!」彷彿能讓航一郎獲得力量,克服所遇到的困難。

導演以類似紀錄片的敘事,場景穿梭在日本和非洲二地,分別講述航一郎的童年,以及高中和大學的生活,在他8歲生日那年,母親送了他一本史懷哲的傳記,讀完之後大受感動,於是有了想成為一名醫生的想法。

1987年,航一郎(大澤隆夫飾)被長崎大學醫院,派遣到非洲肯亞進行醫學研究,對他來說,非洲之父史懷哲啟發了他的行醫之路,能夠參與這樣的計畫,他感到非常難得,然而,航一郎的戀人秋島貴子(真木陽子飾)為了繼承父親的志業,決定留在家鄉為村民服務,二人為了各自的理想和責任,被迫暫時分離。

到當地後,熱情爽朗的航一郎,很快就和當地人打成一片,面對任何困難他都能樂觀以對,同事們開玩笑說他是「沒問題先生」,由於前線戰事告急,有一天,肯亞北部的小鎮洛基喬基奧,要求派醫生前往支援,原本在研究機構負責照顧病患、收集資料的航一郎,決定到前線的紅十字醫院去服務。

然而迎接他的卻是殘酷的醫療現場,當地距離鄰國蘇丹僅僅30公里,醫院收留的幾乎都是在內戰中受傷的孩子,有些人因為戰爭被迫中斷學業,也有些孩子在槍林彈雨中,被炮彈、地雷炸傷而被迫截肢,他們年紀都還很小,卻被迫要成為拿槍殺人的游擊隊員。航一郎面對著好不容易救回的孩子,在傷癒之後又要重回戰場而憤慨,還有因為家人遭到殺戮而充滿恨意與報復心的孩子,也令他覺得難過,在這樣的環境下,是非公理正義很難有說服力,對於醫者來說,更是一道人性的試煉。

比起身體上的傷痛,這些孩子們更迫切需要被治癒的是心靈的創傷,為了完成兒時的夢想,他毅然決定留在前線,發願要成為一隻勇敢的雄獅,用愛陪伴那些身心受創的孩子,並且和護士草野和歌子(石原聰美飾)一起創辦了孤兒院,收留無家可歸的孩子,一起學習、生活。

有一天他收到貴子的來信,提到她即將要在家鄉結婚了,於是他提起筆,寫信給遠在日本的戀人......。

02.jpg

05.jpg

▲電影前半段有許多航一郎在非洲行醫救人的畫面,血淋淋的開刀過程、讓人看得很心驚。

08.jpg

▲這位熟男大叔,雖然已經年過50,但是在草原上的身影,依然還是帥氣十足。

09.jpg

15.jpg

▲場面壯麗、情感細膩,航一郎和當地小朋友的互動,非常真誠可愛,當中也有不少趣味的笑點。

19.jpg

20.jpg

▲這是日本第一部前往非洲肯亞拍攝的電影。

整個製作團隊拉到奈洛比拍攝了一個月,出發前,正好遇上西非伊波拉病毒肆虐,每個人都要先打8支預防針才能出國,到了當地後,每天往返飯店和拍攝地點,還要將近二個半小時的路程,並且還要派10多名警衛護送,辛苦的代價就是這部電影的場景非常寫實,藍灰色的天空,以及地平線上橘黃色的夕陽,承載著航一郎來到此地的夢想與掙扎,演員們也都非常樸素,非常真實的呈現大草原上的日常生活。

導演三池崇史說,在拍攝過程中,完全能感受歌曲裡壯美的景色,以及柴田紘一郎當年投入志願醫療的心情和感受。

大澤隆夫:「希望活在這個時代的人們,都可以去看看這部電影。」

21.jpg

03.jpg

▲充滿愛心的和歌子,雖然可以感受到她對航一郎有一點點淡淡的情愫,但是航一郎一心只想要在醫療上奉獻,因此選擇將小愛昇華成大愛,也包括了對貴子的感情。

04.jpg

10.jpg

23.jpg

16.jpg

▲個人很喜歡的日本女演員石原聰美,飾演具有愛心的護士和歌子。

電影拍攝過程中,劇組不但遇到龍捲風,現場還有許多揮之不去的蒼蠅,狀況連連,對女演員來說並不是太好的工作環境,但是這段難忘的經驗,卻讓石原聰美心存感激。

她說:「經過在肯亞的這段拍攝時光後,我的人生觀真的有所改變。我成為和歌子(電影中的角色)而活的這段時間,以及這部電影都是我的寶物。」

原本石原聰美今年還有一部醫療主題的日劇《默默奉獻的灰姑娘醫院藥劑師的處方箋》要上映,目前因肺炎疫情而決定延播,故事內容是根據荒井ママレ的原著漫畫改編,講述發生在綜合醫院,擁有專業經驗的藥劑師葵綠身邊的故事,有興趣的人,可以關注一下日劇版的訊息。

13.jpg

▲電影前半段的敘述略顯平淡,但隨著故事發展,慢慢會讓人感受到一種深邃的感動。

特別是和歌子和航一郎與育幼院孩子們的互動,他們在克難的環境中,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溫暖和援助,雖然環境很簡陋,但是孩子們真誠而知足,彼此互相幫助,澄澈清亮的眼神非常動人。

14.jpg

▲貴子是爸媽唯一了孩子,父親做為離島僅有的醫生,幾乎全年無休奉獻給村民。

父親年紀越來越大,身體也出了狀況,貴子成為島上村民唯一的希望,她捨下與航一郎的愛情,留在家鄉守護村民。

18.jpg

22.jpg

▲等待多年,航一郎一直沒有再回到日本,貴子在家人安排下,嫁給當地一位漁夫,結婚前,她寫信告訴航一郎這個訊息。

遠在非洲的航一郎收到信後,幾番提筆卻寫不出隻字片語,最後只在信中寫下一句話:「一定要幸福啊!!」

從非洲到日本,信件只能依托當地醫療團人員回國時順便帶回,航一郎在一次執行任務途中,被落下的砲彈炸到,但一直沒有找到屍體,當地同事在整理宿舍時,發現了這封信,於是託人帶回日本。

貴子在婚後好幾年,才輾轉收到這封信,她蹲在地上痛哭失聲,在佐田雅志先生的歌聲中,鏡頭轉到貴子和念中學的女兒,一起走在寧靜的小島上,母女二人傍著夕陽,牽手走回家的背影,更是讓人爆哭飆淚,航一郎對女友、對非洲、對醫療的熱愛,直到他逝世多年後,仍然溫暖地活在每個人心中。

20151106_仁醫 迎風而立1.jpg

20151106_仁醫 迎風而立.jpg

▲電影海報。

▲電影中文預告。

▲《風に立つライオン》迎風而立的獅子歌曲。

さだまさし(佐田雅志)演唱

突然接到妳的信讓我既驚訝又歡喜
而妳不再恨我的這件事
對往後還要在這裡的我而言
是非常重要的依靠 謝謝妳
在這裡迎接第三年的四月 不知為什麼
很想念跟妳在千鳥淵一起看的夜櫻
好奇怪,讓我思念的居然是東京的櫻花而非故鄉
這連我自己也覺得非常奇怪
這三年來周遊各地
實在有太多、太多的感動想和妳分享
維多利亞湖的清晨 百萬隻的紅鶴
一起飛上天時 天空整個黯淡下來的情景
吉立馬札羅山的白雪 草原上象的剪影
而最棒的呢,是我那些有著美麗動人眼睛的病人們
在這偉大的自然中和疾病面對面交手
不禁會去思考 神和人
可惜的是我們的國家
在最重要的地方似乎走錯了道路
去年的聖誕節是在國界附近的村莊過的
像這樣的地方 聖誕老公公也會來的
去年 我就是他們的聖誕老公公
他們的祈禱及激昂的節奏在黑暗中宣洩開來
南十字星 滿天的星星以及 銀河
雖然聚集在我的診所裡的人們生病了
但他們的心比我還健康
我覺得我是來對了
說不辛苦是騙人的 但是很幸福
我並沒有捨棄妳或是日本
我不想自滿只活在當下
就像那由天而降的瀑布
我希望我能勇往直前的活下去
蔚藍的天空映著齊力馬札羅山的白雪
我願自己是那迎風而立的獅子
請幫我問候大家
最後由來自遠方 衷心 衷心的 祝你幸福
恭喜妳 以及再見

歌曲中的主角柴田紘一郎,1940年出生於大分縣,畢業於長崎大學醫學院。在長崎大學醫院做實習生後,於1972年被派往肯亞長崎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從事以納庫魯為中心的移動醫療,在當地工作二年後,1974年返回日本。

肯亞位在赤道上,白天非常炎熱,夜晚經常可以看到滿天星星,當地由於資源不足,因此對於人類的生老病死看得很淡,柴田醫師將他在當地的所見所聞寫成短文,定期刊載在報紙上。

「迎風而立的獅子」由佐田雅志(さだまさし)擔任詞曲創作,他說這首歌就是根據報紙上連載的故事而寫下的作品。

歌詞中提到的吉立馬札羅山,在當地是「光輝的山」的意思,而南十字星對於柴田醫生來說,就是「夢想的光」,非洲醫療的這段經歷,一直影響著柴田醫師的人生,他認為那裡才是讓他成為一名真正醫生的起點,看完電影結局好心痛,趕緊上網查詢柴田紘一郎醫師,還好他還健在,從2007年被任命為「Sunhill Kiyotake老人護理之家」負責人,一直工作至今。

為了更大的愛和女友分手,感覺蠻不真實的,但是導演將這段感情拍得非常含蓄內斂,連航一郎到底有沒有死,都沒有明確的呈現出來,為了增加戲劇性,小說和電影都讓航一郎消失了,但過去他曾在非洲資助的孩子東尼,在多年後也成為一名醫生,並且在日本311大地震時前來協助,這樣的安排更多了一種傳承的意味。

電影中除了人道醫療救助,還有男女情愛、父母親情,也提到了偏鄉醫生的責任與羈絆,對於願意奉獻自己前往險地擔任無國界醫生,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也需要極大的勇氣和家人的支持。過去對於非洲一直覺得陌生又遙遠,看完這部電影讓人深深覺得,一個人富有與否,並不全然在於金錢,儘管當地生活條件不好,邊界戰火無情摧殘,但人們依然認真努力地生活著,當他們知道日本發生大地震時,也會想盡一己之力來幫助日本,相對起來,台灣生活穩定且醫療資源充足,我們更應珍惜所擁有的幸福。

片尾曲「迎風而立的獅子」經過重新編曲後,奇異恩典的旋律,巧妙地穿插在歌曲中,配上詩人的文字,更是令人淚目,航一郎對醫療的熱情和大愛,將會如同大草原上迎風而立的獅子,永遠留在當地人的心中。

    麋鹿與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