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容」這個名字,對於近代史有興趣的人來說,應該不會太陌生,她曾經歷過中國歷史上,最後一次皇帝大婚的輝煌,1922年,婉容與溥儀大婚進宮,1924年,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後,下令將溥儀和婉容以及嬪妃們逐出宮。雖然入宮時間只有短短二年,但是二人所經歷過跌宕起伏的人生,一直是影視和文學作品的熱門題材。

隨著電影《末代皇帝》數位修復版上映,這對末代皇族夫婦的故事,又再次回到眾人眼前。對清新脫俗、才華洋溢的婉容來說,當年被選在君王側,看似幸運但實則不幸,也讓她就此走向了另一條不歸路,作為遜帝的皇后,雖有短暫的榮華富貴,但其實更多是生活上的不如意,和中國歷朝的皇后不同,婉容在歷史定位上,既微弱又尷尬,悲涼的是,本該是萬人簇擁母儀天下的她,人生走到最後,只剩下孤身一人,靠著吸食鴉片麻醉情感,渡過漫漫長夜。

婉容出生於1904年,在北京帽兒胡同榮源府內,父親郭布羅·榮源是兵部官員,母親出身皇族,生下她不久後就過世了,父親再娶的繼母非常疼愛她,榮源認為男女平等,因此婉容小時候就開始學英文、鋼琴,父親還特別為她聘請美國人擔任老師,良好的家庭教育,讓婉容不只容貌秀麗,還擁有溫婉典雅的氣質。

1922年11月30日,溥儀大婚,婉容成為中國最後一位皇后,為了和溥儀結婚,她的生辰八字被改成1906年11月13日,悲傷的是,婉容並不是因為才貌出眾才被選入宮,而是因為溥儀隨手在她的照片上畫了一個圈,從此就框住了她的後半生,與婉容同時入選的還有另一位少女文繡,由於文繡的家族勢力沒有婉容大,所以文繡成為妃子,婉容成為皇后,但是她並沒有六宮可以統御,偌大的紫禁城裡,只有溥儀、她和文繡,以及一大群的太監、宮女,高聳的宮牆外面,大清帝國早就名存實亡了。

03.jpg

▲知書達禮的婉容,興趣多元,她喜歡唱歌、繪畫、騎馬、看戲、賞荷,可以說是一個文藝美少女,這張照片是她和溥儀在天津時期,所拍攝的時裝照。

從許多溥儀留下的檔案中,可以看到不少二人之間往來的英文書信,他們互相用Henry和Elizabeth稱呼彼此,天真浪漫的婉容,除了會講英文,還寫的一手好詩詞。

她帶著溥儀在紫禁城內騎自行車,拿相機四處拍照,還教溥儀吃西餐,看外國電影,可惜溥儀因為身體有問題,二人婚後一直沒有小孩,表面上看似和諧的夫妻生活,其實更像是柏拉圖式的愛情,從小接受西式教育的婉容,在成為深宮中的怨婦後,不久就染上了吸食鴉片的嗜好。

原本一直很好奇,當年溥儀都已經是末代皇帝了,榮源為何還會想把女兒嫁給他?後來才知道,原來是為了政治目的,榮源在清朝時只當過一些小官,女兒嫁給溥儀後,他立刻被封為輔國公,擔任紫禁城裡小朝廷的總管內務府大臣,算是父憑女貴吧!!

之後溥儀被日本人騙去東北,擔任偽滿洲國皇帝的時候,榮源也跟著女兒的腳步,一起去到了東北。雖然在日本人監控下,沒能擔任要職,但榮源相繼擔任過偽宮內府顧問官、偽滿洲自動車製造株式會社簡任監事、偽滿洲航空株式會社社長、偽滿洲石油株式會社副理事長等職務,這些在當時都算是肥缺,榮源在其中謀取了不少好處,一家人過著衣食無虞的優渥生活。

10.jpg

▲如今還可以在網路上,看到不少婉容當年大婚時的照片。

1922年,溥儀結婚時,清王朝雖然已經被推翻多年,由於他仍舊保持著皇帝的尊號,所以對內、外依然稱為大婚,一切儀禮,完全按照清朝的舊制規例來走,從挑選皇后到舉辦婚禮,都由載濤參與並負責主辦,婚禮場面浩大,花費巨資萬金,各國使節紛紛前來祝賀,大婚期間,還連演了三天戲。

其中有一場戲非常特別,便是由梅蘭芳、楊小樓主演的《霸王別姬》。由於這齣戲當時還沒正式公開演出,大家都很想看,但也有人認為,在這樣大喜的日子,演這齣戲是不吉利的。群臣將這個顧慮向溥儀說明,他卻認為沒有關係,最後還是演了。

這齣戲演得真切動人,尤其是虞姬自刎的場面,眾太妃和女眷們看得都掉下淚來,非常感動。散場後,王公大臣們帶著悲悽的心情離去,認為在大婚之日演這齣戲,根本就是「不祥之兆」。

[2018 電影] 悲涼絕美 不瘋魔不成活 再次仰望華語影壇顛峰之作《霸王別姬》

1924年,溥儀被逐出紫禁城時,就有人說:「大婚的日子演《霸王別姬》,就應在今日了!!」

20200515_末代皇帝2.jpg

▲從小接受西式教育的婉容,新潮時髦,氣質典雅,她為溥儀帶來很多生活上的改變,也打開他對西方世界的視野。

婉容比溥儀大2歲,她嫁入宮中時才17歲,正是美好的青春芳華,見多識廣的她,既時尚也多情,滿心期待著皇后的生活,沒想到大婚之夜就被溥儀拋下,一個人在新房中暗自垂淚,原來溥儀因為身體不好,讓他對於和女性獨處充滿畏懼。

初入宮中,原本帶著許多美好的想像,婉容的見多識廣,讓溥儀視之為知己,也將同期進入宮中的文繡,硬是比了下去,婉容在紫禁城裡,引進許多西方社會的新玩意,像是外國電影,自行車、照相機等,讓溥儀在規制的皇宮生活中,感受到不小的衝擊。

20200515_末代皇帝1.jpg

▲和溥儀一起被逐出紫禁城後,婉容從皇室走到民間,最後在魁儡政權中,成為一個處處受到禁錮監控的末代皇后。

日本人為溥儀擘畫了一個復辟大夢,邀請他回到祖先發源地滿州,重新恢復大清王朝,整軍經武後,再次入主中原,對溥儀來說,大清王朝毀在自己手上,讓他心有不甘,於是走上了漢奸賣國的道路,而婉容的皇后夢,在到了東北後,才發現不過是一場虛幻,一座勤民樓、一座緝熙樓,就像華麗的囚牢,羈押著這對來自末代皇朝的夫婦。

婉容曾經二度試圖想要逃跑,她渴望自由、也想離開那座人間煉獄,但是她找到的二個人都幫不了忙,最後只好絕望的選擇自我毀滅,在深層的痛苦和扭曲的人性中,逐漸從皇后成為瘋婦,其實從走進緝熙樓的那一刻起,她的人生就開始朝毀滅奔去。

▲婉容當時在於宮裡所寫的歌《紙鳶》原作:郭布羅·婉容 曾鈺婷編唱。

詞曲:婉容
青天 路迢迢 喜馬拉山 比不高
世界繁華 都在目 立身雲端 何逍遙
有時 奏弦歌 春風但願 不停飄
全憑 一線牽 風伯扶住 向上飛
莫教雨師 來迎接 竹當身體 紙做衣
偶逢 春朋友 語道你高 我還低

這首歌聽了很多年,每次換手機都會存進去,很難想像竟是末代皇后婉容的作品,多麼可惜的一位小才女啊!!如果嫁進一位普通人家,以她的才氣與聰慧,婉容的人生,應該不會如此悽慘,皇后這個尊貴的稱號,帶給她的卻是痛苦悲戚的後半生,從踏進紫禁城的那一刻起,便失去了一切自由,當初懷著熱切期盼成為皇后的婉容,並不知宮闈似海深,入宮的新鮮感過後,宮內生活日復一日的枯燥、寂寞與乏味,加上丈夫溥儀不能行為夫之道,讓她更覺得窒息壓抑。

溥儀在自傳《我的後半生》中曾寫道:「我先後有過四個妻子,按當時的說法,就是一個皇后,一個妃,二個貴人。如果從實質上說,她們誰也不是我的妻子,我根本就沒有妻子,我有的只是擺設,為了解決不同問題的擺設。」

一個被當作擺設的妻子,精神上的禁錮折磨,讓婉容很快就變得鬱鬱寡歡,同時他和文繡之間,也相處得不是很融洽,二人經常在溥儀面前互相告狀,爭寵吃醋,而時局的動盪,也讓溥儀內心充滿了自私和多疑。

1924年底,溥儀被趕出了紫禁城,皇帝的尊號成為歷史,他帶著婉容、文繡住進了天津靜園,出宮後的生活,再也沒有太監宮女隨侍,婉容一度不太適應民間的生活,顯得十分憔悴,但流離失所的日子,卻意外讓她和溥儀之間,有了短暫甜蜜的時光,他們經常一起出門,前往各種摩登的場所玩樂。直到文繡對溥儀提起離婚訴訟後,讓溥儀顏面盡失,也開始懷念起這位被冷落多年的淑妃,過去對他種種的好。

溥儀將他和文繡之間的悲劇,歸罪於婉容的蠻橫霸道,從此對她冷落至極。

1931年11月,在日本帝國主義的誘騙下,溥儀獨自一人秘密離開天津,轉往東北,在長春成立了傀儡政權「偽滿洲國」,在個人野心以及日本遊說下,末代皇帝溥儀,幻想著復興大清的夢想,當上了傀儡皇帝,成為日本人手下。二個月後,婉容在溥儀二個妹妹以及弟弟溥傑陪伴下,從天津轉往大連,再到旅順和溥儀團聚,此時的婉容已經失去一切,開始走上人生最悲慘也是最後的旅途。

在偽滿州國的生活,他們被日本人嚴密監視著,婉容的身體健康和精神狀況越來越差,行為也越來越脫序,除了狂躁易怒,嗜毒成癮、甚至與溥儀身邊的侍衛私通,並懷孕產下一個女兒,這讓溥儀非常憤怒,據說小孩出生沒多久便夭折了,之後被溥儀丟入鍋爐中燒成灰燼,這個打擊讓婉容痛不欲生。

失去孩子後,她被打入冷宮長達10年,從一個明媚活潑的少女,變成了形如槁木的瘋子。整天躺在煙榻上,藉由鴉片來麻痺自己,昔日那個詩情畫意、可愛活潑的婉容,彷彿獲得了短暫的自由,她獨自啃噬著無人可訴的孤獨,所有的愛恨情仇,都在偽滿州國的小樓裡,隨著吸食鴉片所帶來的幻覺煙飛雲散。

1946年,日本人投降,溥儀倉皇出逃,狼狽間再次宣詔退位,從通化飛到了瀋陽,最後束手成了蘇聯紅軍的俘虜。孤苦伶仃又身患重病的婉容,遭到丈夫拋棄後,被人民解放軍押解著,她的雙腳無法站立,搭著囚車一路吸鴉片,開始了漫長的遷徙,之後解放軍進駐長春,婉容和同行者一起住進了招待所,當大家都被放回家時,唯有婉容無處可去,她在長春的哥哥潤良,不願意收留這個已經被折磨到不成人形的妹妹。

1945年5月,婉容和嵯峨浩(溥儀弟弟溥傑的日本妻子)一起被送進了監獄中,但他們並不是罪犯,只因無處可安置,所以關在監獄裡,此時婉容已經精神錯亂、大小便失禁、經常神智不清呆坐一整天。

1946年6月初,聽說國民黨要打入延安,解放軍決定轉移陣地,原本準備了一輛馬車,要將婉容和嵯峨浩一起送走,卻發現她已經意識不清,勉強上路可能會被長途顛簸折磨死,便將她繼續留在延吉,請獄方代為照顧,從此愛新覺羅家族中,只剩下婉容孤身一人待在延吉。

1946年6月20日上午,初夏時節,郭布羅·婉容病死在延吉江北的監獄中,身邊沒有任何親人,由於戰亂物資極缺,死後只用一條舊草蓆隨便包裹捲起,埋在延吉南山腳下一處荒郊,但沒有留下任何土堆和墓碑,解放後,當地政府曾多次前往尋找她的屍骨,但始終沒有下落,因此這位中國歷史上的末代皇后,至今一直沒有墳墓。

末代皇后短暫43年(19041946)跌宕起伏的人生,就此走下歷史舞台,結束了她令人羨慕、令人憐惜、也令人無限感慨的一生。

2006年10月23日,在婉容離世一甲子後,經過弟弟潤麒的奔走和努力,同意以一張婉容大婚後所拍攝的照片,用衣冠塚的型式,在溥儀墓的左(東)邊,正式入葬清西陵,在與愛新覺羅·溥儀闊別60多年後,婉容再次「回」到了丈夫身邊,也為她戲劇般悲慘的人生,正式在歷史帷幕中落下一個句點。

關於婉容有不少影視作品,1986年《火龍》、1987年《末代皇帝》、《末代皇后》、1990年《川島芳子》、2003年《流轉的王妃》等, 或許是為了博取注目,有些戲劇內容將婉容做了頗受爭議的描述,連弟弟潤麒也出面為姐姐喊冤,並狀告製作單位。其實像她這樣一個受過西式教育的女子,在深宮中得不到丈夫關愛,日常生活也被監禁控制,並沒有多少人可以忍受,讓她從天真爛漫的少女變成嗜食鴉片的瘋婦,溥儀也要負上很大的責任。

如果當年沒有被溥儀圈進宮中,婉容或許可以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皇后的頭銜,讓她成為父權皇權夫權下的犧牲者,若能幸運的生在現代,以她的才貌,絕對可以當個熱門小網紅、文青美少女,可惜她生不逢時,當年那首《紙鳶》,唱的應該就是她在深遠的宮牆內,仰頭觀天時的盼望,但也唯有立身雲端才能實現吧!!

    麋鹿與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