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大螢幕上完整看完《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這部在1987年,風光奪下9項奧斯卡大獎,同時榮登台灣影史首部票房破億電影殊榮的經典大作,電影講述中國最後一位皇帝愛新覺羅·溥儀的故事。如今在32年後,重新以數位修復版的面貌再次上映,又掀起大家對皇族生活的好奇,或許是這段歷史和我們真的不遠,溥儀一生走過清朝、民國、軍閥、日偽、新中國、文革等不同時期,跌宕起伏的人生經歷,緊扣歷史浪潮的悲劇身影,看完電影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電影由義大利金獎導演柏納多·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執導,他找來美國、英國、中國、香港、日本以及義大利等各國的影視工作者,拍攝時動員了近2萬名臨時演員。經典的電影配樂,美國音樂家大衛·伯恩(David Byrne),他以融合馬林巴琴搭配二胡、電子合成器,做出充滿古典氣息,令人印像鮮明的開場曲,之後由坂本龍一、蘇聰接續製作其它音樂。

坂本龍一說他最初是以演員身分加入電影劇組,這位配樂大師飾演一位和溥儀處於敵對的角色,日滿電影協會會長甘粕正彦,拍攝期間,導演請他為「登基儀式」寫一段配樂,他克服困難順利完成。電影殺青半年後,坂本龍一再次接到導演邀請,希望他能為《末代皇帝》製作配樂,才又牽起他和這部電影的緣分,說起當時走在紫禁城內的感受,坂本龍一說:「看著那些華美無比的建築、庭院和宮牆大殿,彷佛還有皇帝生活在裡面,我仍然深深記得風的聲音,感覺很悲涼孤獨。」

電影最讓人讚嘆的是,貝托魯奇花了二年時間和中國溝通,最後獲准進入1980年代的北京紫禁城,也到吉林長春拍攝偽滿洲國時期所留下的一些建築,更走入被譽為「中國古代建築之首」的太和殿內取景,重現登基大典的磅礡名場面,雖不是空前,但如今在文物保護政策之下,再也不可能出現這種「在紫禁城內拍電影」的事了。當時一天能接待5萬名遊客的北京故宮,在電影拍攝期間全部關閉,連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來訪,都因電影拍攝而無緣進去參觀。

04.jpg

▲溥儀一生命運多舛,卻也充滿傳奇,他曾有多位妻子,卻未留下任何孩子。

3歲那年倉促登基,之後經歷大婚、清朝滅亡、軍閥混戰、被逐出紫禁城、偽滿州國魁儡皇帝、蘇聯幽禁、新中國勞改、文化大革命等多段歷史,從九五之尊到階下囚,最後逃過一死成為平民,他的一甲子人生,正對應著20世紀的中國近代史。

從小和母親分開,雖有錦衣玉食,卻不得自由,失去政權、失去自我、失去妻子、失去身邊親近的人,最後被改造成社會主義階級裡,像貧下中農一樣安分守己的園丁,過著最平凡的生活。

飾演溥儀的尊龍,人生故事也和溥儀一樣戲劇,他是電影史上第一位獲得金球奬提名,也是提名最多次(二次)的華人,《末代皇帝》奠定了他在國際影壇上的重要地位,2007年,在演出電影《玩命對戰》後,他選擇移民加拿大並淡出影壇,從此未再接演任何作品。

07.jpg

▲1950年,溥儀和其他263名戰犯,一起被蘇聯遣返回到了新中國, 從此將近10年時間,成為一個沒有名字的人,他的名字是981號。

電影從溥儀被蘇聯軍遣送回東北開場,當他走下火車時,看到整個月台上都是解放軍,想到自己曾投效日本,應該難逃一死,為了維持皇族最後的尊嚴,於是躲到廁所裡割腕自殺,但卻沒有死成,他被羈押人員發現並救了回來,隨著被血水染紅的洗手槽,鏡頭將這抹朱紅轉進了北京的紫禁城,那一年,溥儀還是個3歲的孩子。

22.jpg

▲天氣陰冷宮中更冷,73歲的慈禧被群臣簇擁著,慘白的臉,除了讓年幼的溥儀嚇傻,更在初見面時哭鬧不休。

清光緒34年,3歲的溥儀,深夜裡被一紙詔令帶出醇親王府,一行人連夜趕到宮中,只見天方破曉,殿外跪滿黃教喇嘛,藏傳佛教的低音大號響起,此時光緒皇帝剛駕崩不久,大權在握的慈禧也已病入膏肓,為了維持皇室正統,她下令讓年幼的溥儀即位,並由他的父親載灃,作為大清的監國攝政王。

原本金碧輝煌的宮殿,此刻卻顯得幽暗且瀰漫著一股詭異氣息,群臣和嬪妃們各個面色凝重不發一語,溥儀天真看著眼前一切,穿梭在人群間,鏡頭最後停在慈禧那張抹了白粉的臉上,陰森恐怖的感覺,讓人聯想到黑山老妖XD而她身邊竟有一隻活生生的烏龜,被放在鍋子裡煮著,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龜鶴延年湯」嗎?

交代完溥儀即位的事後,像是了卻人生最後的遺願,慈禧便溘然長逝,太監大總管李蓮英,急忙在她嘴裡塞進一顆「夜明珠」,據說可以防腐,讓她在地下也能萬年長存。

29.jpg

▲1908年12月2日,年僅3歲的溥儀,在光緒之後,登基成為大清王朝第12任皇帝,年號宣統。

當時皇權其實是由他的父親載灃掌控,而溥儀還沒等到親政那天,清朝便已走向了終結。

導演貝托魯奇回憶起拍攝這場登基大典,劇組花費了近半年時間,籌備所有相關細節,飾演侍衛、臣子、喇嘛和太監的臨時演員,總共動員超過2000人,且全部要剃光頭髮,在電影開拍前,劇組緊急培訓了50名員工,讓他們能在2小時內,搞定所有人的造型。

這場上千人一起叩拜皇帝、如史詩般的場景,拍攝時也有許多嚴格規的定,登基典禮是在太和殿內實景拍攝,為了保護文物,現場不能使用燈光,只允許一位攝影師,扛著手提攝影機入內拍攝,在電影中擔任攝影的是維托里奧·斯托拉羅(Vittorio Storaro),他善於利用各種不同色彩來呈現情感,電影中,隨著溥儀人生經歷的轉變,曾出現過暗橘、亮黃、冷藍等不同色調,讓觀眾能更深刻感受他的內心世界。

30.jpg

▲登基那天,小皇帝不耐久坐,他拾級而下,撲向蓋在殿門前的黃色大布幔,大幔隨著風吹徐徐騰起,溥儀興奮地在底下玩耍。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偌大的太和殿廣場,眼前上千名文武百官,按照官階排列,對他行三跪九叩大禮。

11.jpg

47.jpg

05.jpg

▲滿朝王公大臣按照官階,一路從太和殿內排到了殿外,小皇帝好可愛啊!!

繁瑣的儀式,不斷的叩拜念誦,很快就讓一個3歲的孩子失去耐性,他走下台階,突然一陣蟋蟀(蛐蛐)的叫聲,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於是向著人群走去,穿過一個個跪著的大臣,卻一時未能找到,直到鳴叫聲再次響起,他仔細辨別聲音的位置,終於發現是從大臣陳寶琛身上發出來的。

陳寶琛是一個蟋蟀玩家,他從腋下拿出一個罐子,「蟋蟀也在給皇上磕頭呢。」

陳寶琛殷勤將蟋蟀獻給溥儀,「皇上喜歡,現在這隻蟋蟀該由皇上擁有。」

12.jpg

37.jpg

▲太和殿裡金光閃閃的帝王黃龍椅,溥儀天真無邪的坐在上面,卻連雙腳都還勾不到地,看起來就像一場荒唐的鬧劇。

17.jpg

▲或許是從小便離開母親,溥儀對乳母王焦氏非常依戀,在九歲以前,每餐飯前都還要喝母奶,否則就會鬧脾氣不肯吃飯。

06.jpg

34.jpg

21.jpg

40.jpg

▲弟弟溥傑曾是溥儀的學伴,二個孩子調皮的爬上皇宮屋頂玩耍。

20.jpg

31.jpg

▲溥儀對西方世界充滿好奇,他曾在紫禁城裡騎自行車。

但是宮裡的門太多了,每過一道門檻,都要下來搬車過去,他覺得很麻煩,為了騎車方便,便下令太監鋸掉皇宮裡所有的門檻,這件事被隆裕皇太后知道後,溥儀被厲聲訓斥了一頓,這才讓他暫時打消念頭。

後來隆裕皇太后大病不起,溥儀立刻找來身邊親信的太監,命令他們在五天內將門檻處理掉,如今在北京故宮內,還能看到部份鋸口。

18.jpg

42.jpg

41.jpg

▲好萊塢傳奇影星彼得·奧圖(Peter O'toole),飾演啟蒙溥儀思想的英文老師莊士敦(Reginald F. Johnston)。

他是來自英國蘇格蘭愛丁堡人,畢業於愛丁堡大學以及牛津大學,曾在1919年來到北京,在紫禁城內擔任溥儀的家庭老師長達5年,教他英文、數學、世界史、地理等科目。

他在晚年撰寫了《紫禁城的黃昏》,書中紀錄了他在宮內與溥儀相處的生活,以及當時已行至黃昏的大清王朝觀察紀錄,導演貝托魯奇在拍攝《末代皇帝》時,也參考了部份書中的內容。

15.jpg

▲熱愛各種球類運動的溥儀,嚮往西方文化所帶來的便利,他很快便剪去長辮穿上休閒服,還戴上了眼鏡(他真的有近視),在紫禁城內打網球、高爾夫球。

46.jpg

19.jpg

▲婉容(陳沖飾)是中國最後一位經歷大婚的皇后。

25.jpg

35.jpg

28.jpg

38.jpg

▲1924年,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把民國政府賄選的偽總統曹錕趕下台,同時下達命令,在11月5日下午4時,將大清帝國最後一位皇帝愛新覺羅·溥儀,逐出紫禁城。

16.jpg

▲溥儀倉促帶著皇后婉容和淑妃文繡,前往天津租界居住。

03.jpg

▲出身名門的婉容,在17歲那年被選入宮中,成為清朝遜帝溥儀的妻子,中國末代皇后。

她從小接受西方教育,在父親的栽培下,會講一點英文,作風也和歷代皇后不同,可惜因為溥儀身體有狀況,二人沒有孩子,抑鬱的婉容在偽滿州國,做了溥儀所謂不能容忍的穢事,遭受到冷漠對待,日本人戰敗後,被溥儀拋棄,隨著解放軍到處遷徙,最後被遺棄在延安,因為吸食鴉片過量,病死在獄中。

[電影 故事] 紅顏薄命冷宮無情 從明媚少女到枯槁瘋婦 末代皇后婉容的悲戚人生

09.jpg

▲民國之後軍閥割據,眾人覬覦慈禧墓穴內大批珍貴的寶物,便前往開挖盜墓。

溥儀得知祖墳被挖,孫殿英盜走大批慈禧墓中的珍寶,忍不住在天津放聲大哭,隨後也在寓所設靈奠祭,並派人趕赴東陵,重新埋葬了乾隆和慈禧。

對於自己未能守住先祖的尊嚴,溥儀感到非常氣憤,祖墳被盜後,國民政府並未積極處理,加上日本軍閥煽動,讓他有了復辟之心,想要重振大清皇朝的威嚴,於是孤身前往東北,在偽滿州國擔任魁儡皇帝,盼望有朝一日能再次入主中原,復興祖宗基業。

08.jpg

14.jpg

24.jpg

26.jpg

36.jpg

▲婉容在偽滿州國生活時,精神狀況很差,加上溥儀的冷漠對待,讓她的行為越來越脫序,除了整天吸食鴉片,二人之間的嫌隙也越來越深。

電影中,婉容面容枯槁,落寞坐在宴會廳一角,吃下一片片花瓣,此時的她,早已失去昔日風采。

1945年,日本投降,溥儀拋下婉容、李玉琴等家中女眷,他帶著弟弟溥傑,打算從瀋陽搭飛機出逃到日本,沒想到蘇聯軍早已攻佔下瀋陽機場,他和隨從走出機艙時,因為做過日本漢奸,便成了蘇聯紅軍的俘虜。

第二天,溥儀等9人被押解前往蘇聯,先後關押在赤塔的莫羅科夫卡收容所、伯力紅河子看守所、第45特別戰俘收容所等處,過著高級俘虜的生活,當時蘇聯民間經濟狀況不佳,溥儀等人每天還能吃到內容豐富的4餐,晚上經常是西餐的排場,從前菜、主菜、飲料到甜點都有,而且房間舒適,各種娛樂也不少,溥儀早晚接受隨從請安,生活過得比在偽滿州國還舒適。

他一度動念想留在蘇聯,幾度寫信給上級,但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1950年,溥儀隨同其它戰犯被遣返回新中國,送進戰犯管理所進行思想改造。

32.jpg

▲在戰犯管理所,溥儀白天和大家一起勞動、上課,晚上就在燈下寫起他的自傳《我的前半生》。

書中敘述晚清歷史中許多不為人知的鬥爭和祕辛,也記載了在宮中,春夏秋冬四季生活的種種規制,電影《末代皇帝》拍攝時,貝托魯奇的工作團隊,便參考了很多書中的細節。

1959年12月4日,溥儀接到特赦通知書,從此成為一個普通的人民,國家也為他安排了一個普通人的工作和配偶。

33.jpg

▲1966年,文革開始,眾人高舉著毛澤東的肖像,遊行走遍大街小巷。

在國家安排下,溥儀有了新的妻子李淑賢,二人生活還算和諧,有一天,他在北京大街上,成群紅衛兵的隊伍中,見到昔日戰犯管理所的所長,被指為牛鬼蛇神,他衝進隊伍中,大聲地想為所長說情,最後卻被口號聲淹沒在人群中。

過去萬人之上的皇帝,如今只能無力也無奈的面對歷史場景轉變,而屬於他的那個時代,早已經翻過去了。

文化大革命時,溥儀因為腎病嚴重,經常住院,雖沒有受到太多嚴厲的批判鬥爭,但是因為他曾出版《我的前半生》這本自傳,有人認為他過度美化了皇室,豎立了階級鬥爭,溥儀因此和妻子李淑賢一起寫信認罪,後來事件才沒有被深究下去,如今還能在市面上看到這本自傳,真心覺得很幸運啊!!

52.jpg

▲1960年,杜聿明和沈醉邀請溥儀一起同遊故宮,在門口排隊花一角人民幣買票進場。

溥儀悶悶不樂地說:「我今兒回自個兒的家,還要買門票?」

這一段讓人看得好心酸,可是,大清國早就滅亡了啊!!

53.jpg

這裡是他記憶的起點,紫禁城裡的一景一物、一草一木,過去全都是他的世界,當年高大雄偉的皇城,此刻在暮色下,竟顯得有點蒼涼,溥儀蹣跚地走到了太和殿。

54.jpg

▲他望向童年登基時坐過、金光閃閃的龍椅,當年萬人朝拜的的大清皇朝,如今都已成過往雲煙,而隨著政權更迭,他也從皇上變成了平民。

穿過圍起的紅線,無視「禁止進入」的告示,溥儀慢慢走向龍椅,卻被管理員的兒子發現,他指著龍椅說他曾經坐過,接著就從座椅下摸出了當年玩過的蟋蟀(蛐蛐)罐子,沒想到竟爬出了一隻活蛐蛐....

溥儀的一生,就像這隻蛐蛐一樣,始終被囚禁在牢籠中,當小孩打開罐子,蛐蛐爬了出來,鏡頭一轉,溥儀的身影也消失了,他終於得到了自由。

從皇帝到平民,溥儀還是溥儀,只是昔日的小男孩,已成了垂垂老矣的佝僂老人,龍袍也換成了布衣,大清皇朝也走到了中共政權。

回首他的一生,多數時候就像「傀儡」般生活著,登基那年他才3歲,由父親載灃攝政,辛亥革命後,被袁世凱逼迫退位,1917年被擁戴復辟,卻僅在位12天,1934年在日本支助下,成為滿州國皇帝,年號「康德」,1945年日本戰敗,溥儀被迫再次宣詔退位。

1950年成為「戰犯」,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勞改10年,接受「革命教育」和「思想改造」,直到1959年獲得特赦令後釋放,成為一個普通的人民,之後由國家安排護士李淑賢,成為他最後一任妻子,並在中國科學院北京植物園,擔任植物照護員和售票員。

1967年10月17日,溥儀因腎癌在北京協和醫院病逝,終年61歲。

39.jpg

43.jpg

44.jpg

▲拍攝現場有來自世界各國的工作人員。

20200515_末代皇帝3.jpg

▲在那個沒有修圖軟體的年代裡,尊龍可以稱的上是真正實力派的美男子,這根本是當年的玄彬啊!!

之前對尊龍並沒有太多深刻的印象,隨著《末代皇帝32周年數位修復版》的上映,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演員,透過媒體報導,再次讓世人有機會認識他。

他曾被譽為全世界最美麗的50人之一,卻是個身世不明的棄兒,雖然被封為「亞洲第一美男」,卻無從知曉父母是怎樣的人,高貴典雅的氣質,精湛紮實的演技,加上不懈的努力,尊龍在好萊塢掙得了一線華人演員的地位,但是他謎樣般的身世,卻更讓人不勝唏噓。

1952年,尊龍出生於香港,原名吳國良。他是一個被父母遺棄的孤兒,一位殘疾女士為了領取補助而收養了他,貧窮的童年,他走過很多外人難以想像的艱辛,10歲時,養母將他送到香港春秋社學習京劇,之後被一對美國夫婦收養,到了美國洛杉磯,為了繼續學習演技和舞蹈,他過著一邊打工一邊表演的生活,也開始在百老匯嶄露頭角。

1987年,尊龍和陳沖、鄔君梅,合作演出傳記片《末代皇帝》上映, 這是第一部被允許進入紫禁城拍攝的西方電影,由義大利導演貝托魯奇執導,這部電影可以說是尊龍演藝生涯的巔峰之作,影片獲得第60屆奧斯卡9項大獎,他也被提名為金球獎最佳劇情電影男主角獎。

1993年,尊龍另一部代表作《蝴蝶君》上映,這是講述同性戀題材的愛情電影,美艷絕倫的蝴蝶君,當年幾乎與《霸王別姬》齊名。

除了作為演員,尊龍還唱過歌劇、出過唱片,雖然在表演路上有著精彩的履歷,他是唯一、曾經二次獲得美國金球獎提名的華裔演員、第一位奧斯卡頒獎華裔男星、第一位被美國《人物》雜誌評為「50個最美人物」的華裔男影星、勞力士腕表有史以來的第一位華裔代言人.....,但是在光鮮亮麗的背後,尊龍說他沒有人可以分享所有的榮耀,就算獲獎,回到酒店後,等待他的也只有孤獨和寂寞,他曾說:「我沒有父母,我學會了做自己的朋友,做自己的父親和母親。」

即使面對五光十色的成人世界,他依然保有心底最純粹的清明,曾經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公開承認過的戀情,便是與《末代皇帝》中飾演婉容的陳冲,可惜二人有緣無份,終究沒能走到一起。

他說自己不擅於處理人際關係,對生活和金錢也不想汲汲經營,因此很早便淡出影壇,如今孤身生活在加拿大,他認養了二棵老樹,把它們當作祖父祖母,一代影帝不戀棧繁華名利,過著如此孤單又燦爛的人生,他將最美好炫麗的身影留在觀眾心中,願這個世界能以更多溫柔回報予他。

20200515_末代皇帝.jpg

▲電影海報。

▲電影中文預告。

個人覺得《末代皇帝》真的是一部很神奇的電影,印象中只有零星看過幾個片段,但是這部電影的配樂,卻一直非常深刻的印在腦海中,今年1月去北京玩時,才剛走過天安門廣場,腦中馬上魔性地響起最經典那首,David Byrne的「Main Title Theme,事實上根本連電影都還沒完整看過啊!!就先被配樂置入了好長一段時間。

這回趁著數位修復版在院線上映,好好在戲院裡看完溥儀的故事,也把配樂再重溫一遍,之前看過溥儀的自傳《我的前半生》,不得不說,導演美化了很多他「渣」的一面,不過電影中所拍攝的紫禁城、民國初年街道、偽滿州國建築、文革遊行場面等,都非常具有歷史氛圍和真實感,從服裝道具到佈景,演員的表情、語調,很多細節都處理得非常用心講究,可是《末代皇帝》的導演是義大利人貝托魯奇啊!!然後這部電影還是32年前拍的,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整部電影比較容易讓人出戲的地方,應該就是講英文吧!!如果能有中文配音,應該會好很多,畢竟連慈禧都講著怪腔怪調的英文,有時候真的會讓人感覺小錯亂耶!!

溥儀的老師莊士敦曾經說過,溥儀是全世界最孤獨的小男孩,1912年,他被迫退位後,就此圈禁在紫禁城的高牆內,雖然過著奢華的生活,但卻與外面的社會完全隔絕,乳母被送走,他只能無奈嚎哭追逐,連母親自殺都不能回去奔喪,他想逃離這樣的禁錮,但每一次都被高大的牆門阻擋,像一隻籠中鳥被囚在紫禁城這座大院裡。而莊士敦對溥儀的影響也很深遠,他為皇上說話,希望皇上可以接觸外界,只有他把皇上當成正常的孩子對待,他曾問溥儀:「紫禁城已經是沒有觀眾的劇院,演員為何還留在台上」,這應該也是所有人的疑問吧??

溥儀一生雖然曾面對許多無奈,但畢竟都還有選擇的機會,選擇投靠日本人,最終成為階下囚,讓他在歷史潮流中,留下「漢奸」的評價,但比起皇后婉容,他已經幸運很多了,婉容自從進宮後,就一步步被推向末途,最後還落的屍骨無存,只能以一張照片作為衣冠塚。

導演用西方人的角度,看著這個東方王朝的沒落,也提供一個近距離的視角,讓大家看看中國最後一個王朝,曾經發生過的故事,影片中用了很多種不同的色調,讓觀眾感受溥儀心境上的轉變,直到死前,他都沒有忘記自己的過去,而他的皇帝夢最終也沒能成真,他和父親醇親王都生在政治混亂的時代,治國練軍對他們這種公子哥來說,或許真的是太沉重了!!

作為末代皇帝,溥儀坎坷的一生,讓人覺得可悲又可嘆,然而溥儀的皇后婉容、淑妃文繡,同樣也過得不太好,婉容精神失常在獄中病死,文繡離婚再嫁後貧困終老,溥儀前妻的標籤,緊緊跟隨了她一輩子,三個人都沒有過上真正幸福的生活。

一個王朝的結束,多少有跡可循,童年的溥儀命令太監喝下墨水,證明自己是什麼都能做到的皇帝,直到長大後才發現,中國五千年的帝制早已崩潰瓦解,皇帝只有在城內才是,而他卻連一扇宮門都打不開,如果能早點看清這個皇帝夢,跟著莊士敦前往英國接受庇護,或許就不會面臨顛沛流離的後半生,也不會留下偽滿州國那段汙點,但歷史沒有如果,就像人生沒有重來,這樣悲劇人物的故事,看完突然覺得好惆悵啊!!

這是一部很令人驚豔的電影,從劇情、演員、音樂、場景到攝影,都可以稱得上是時代經典,即使在相隔了32年之後,依然如此。

    麋鹿與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