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2日下午,挪威發生了繼二戰之後,最為嚴重的暴力襲擊事件,一位自稱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的男子先引爆了一顆位於挪威奧斯陸市中心,首相辦公室附近的汽車炸彈,當場造成8人死亡,30人受傷。

二小時後,暴徒穿上警察制服,衝到臨近奧斯陸西邊40公里的烏托亞島(Utøya)上,此時正好有一群青少年,在島上參加領袖夏令營,布雷維克對手無寸鐵的孩子們瘋狂掃射,造成77人死亡,99人身負重傷,300人心理創傷難以平復。

挪威導演艾瑞克波貝(Erik Poppe),戰地記者出身的他,對槍擊暴行深惡痛絕,由於感受到全世界極端主義抬頭,為了提醒世人,和平得來不易,便將驚駭全球的「烏托亞島槍擊案」事件,改編成電影《7月22日重生/U-July 22》,並以一鏡到底的拍攝方式,重現當時93分鐘的事件經過。

拍攝期間,導演曾經收到極右組織的死亡威脅,但他仍堅持將電影拍完,《7月22日重生》不僅入選2018年柏林影展競賽片,寫實的紀錄方式,也勇奪了歐洲電影獎最佳攝影大獎。

20190111_7月22日重生2.jpg

年僅20歲的「挪威影壇黑馬」,學霸女星安德蕾雅班慈(Andrea Berntzen),目前仍是挪威大學生物系高材生,因為主演電影《7月22日重生》,表現突出而受到影壇矚目。

班慈在電影中飾演19歲的女孩卡雅,她和妹妹艾蜜莉,一起來到度假勝地烏托亞島參加夏令營,當他們聽說有右翼分子,攻擊奧斯陸政府機構的事件後,便急忙打電話和媽媽確認家人是否平安,就在大家熱烈討論晚上的活動時,突然聽到樹林間傳來陣陣槍響,五百多名同學嚇得慌亂奔逃,有人躲進小屋、有人跑進樹林,更有人跳入冰冷的湖水中。

當所有人急著逃命時,卡雅和一群同學躲到了一處有掩護的泥地,但為了尋找下落不明的妹妹,她冒著生命危險,往槍聲處移動,並打電話安慰媽媽,一定會盡一切力量找到妹妹,此時樹林裡,一位身穿警裝、配戴槍械的男子,正肆無忌憚的對學生們開槍掃射........

導演波貝為了拍攝這部電影,不僅在開拍前,費時三年,親自訪問了40位倖存者,更仔細研究兇手的每發子彈,利用高科技作彈道分析,真實還原槍擊案現場,而班慈在電影中冷靜鎮定的表現,也讓她一舉登上「挪威奧斯卡」的影后,自然洗鍊的演技,讓人在93分鐘的觀影過程中,縈繞著揪心緊張驚恐懼怕的情緒,好像也跟著一起身陷在瘋狂殺人島上。

08.jpg

13.jpg

原本該是充滿歡樂歌聲的夏令營,最後卻變成人間煉獄。

04.jpg

05.jpg

卡雅不斷勸說小男孩離開危險的帳篷,還叮嚀他把亮色的外套脫下來,沒想到最後還是沒逃過兇手的追殺,讓卡雅非常難過。

01.jpg

07.jpg

10.jpg

這個來夏令營只是為了把妹的大男孩,完全沒想過自己會陷入這樣的險境中。

他在山壁縫隙中,不顧眾人反對,挪出一個位置給卡雅躲藏,還和她講起了人生的願望,卡雅也唱了一首「True Colors」,鼓勵他不要放棄希望。

11.jpg

槍響一直持續不停,大家奔逃到烏托亞島下方的山壁縫隙中,也有人試圖想要游泳離開這個島,卻遭到兇手從制高點射殺,海水被染成一片血紅。

20190111_7月22日重生2.jpg

▲電影片長93分鐘,與「烏托亞島槍擊案」事件發生時間相同。

這起震驚世人的槍擊案,造成77人死亡,99人身負重傷,多達300人的心理創傷難以平復,成為挪威自二戰之後最大的傷亡事件,也讓很多家庭陷入失去孩子的痛苦中。

17.jpg

20190111_7月22日重生1.jpg

烏托亞島設置的輕型紀念碑,上頭列出了在屠殺事件中遇難者的名字。

挪威政府曾在2014年時,請瑞典藝術家達爾伯格(Jonas Dahlberg)以「記憶傷痕」為名,在面對烏托亞島(Utoeya)的索布拉騰(Sørbråten)村落設立紀念碑。但是遭到部分居民的反彈,計畫暫停執行,目前在島上,先設置了輕型紀念碑。

20190111_7月22日重生.jpg

電影海報。

19.jpg

挪威政府每年都會舉辦哀悼會。

電影預告。

Phil Collins - True Colors

卡雅唱給同伴這首「真實的色彩/True Colors」是辛蒂露波(Cyndi Lauper)的成名曲,但個人更喜歡大叔菲爾柯林斯唱的版本,這首歌曲也是迪士尼動畫《魔法精靈》的主題曲。

「True Colors」的歌詞意思是說當別人否定、或是不認同你的時候,我們會陷入低落、不知如何是好的情緒中,此時想想自己身邊的人,總會有一個人可以給你安慰,陪你度過低潮,請記得,永遠都會有一個人在為你擔心,接受你的一切,所以不要害怕展現你真實的樣貌。

當卡雅用顫抖的歌聲唱出這首歌時,真的很讓人淚崩,那個為了尋找妹妹,不顧自己安危,在最危險的地方,和親愛的媽媽告別,感謝她的養育之恩,因為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可以幸運逃出去,電話那頭的媽媽也同樣焦急,二個只是去參加夏令營的女兒,竟然會遇上這樣瘋狂的事件,卡雅害怕的心情,也是當時島上上百名學生們所面臨的恐懼。

一鏡到底的拍攝方式,電影呈現如紀錄片般的素樸,全片幾乎就是跟著主角卡雅,一起在島上奔逃,即使處境危險,她仍沒有放棄路上遇到的夥伴,片中沒有華麗的特效,但是充滿深刻動人的手足和親情,在震耳欲聾的槍響聲中,尋求一絲生存的希望,卡雅的角色雖然是虛構的,但是透過電影,回顧這起恐怖攻擊事件,同樣身為父母的角色,孩子在最安全的地方,卻發生最驚恐的意外,美好的夏天變成血色旅途,也成為挪威最可怕的夢魘。

事件兇手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後來也被逮捕,經過審判和多次精神鑑定後,認為他沒有精神疾病,被關在挪威監獄中(挪威沒有死刑,最高刑期21年)至今,他在2015年考上奧斯陸大學,但不能到校上課,只能從單人囚室中修課,最可怕的是布雷維克完全沒有悔意,他曾表示很後悔當初沒有槍殺更多人,聽在受害者父母耳中,這是一種更大的傷痛和憤怒。

由於挪威的人權指數排名世界第一,對受刑犯仍有很好的待遇,布雷維克住的牢房空間不小,有健身房和廚房可以使用,還能修大學課程,這樣對待殺害了77條生命,且毫無悔意的犯人,引起了社會上不小的反彈聲浪和抗議,大家更擔心服刑期滿出獄後,這樣思想偏激的人,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時時讓人擔心恐懼。

根據後續追蹤報導,事件發生四年後,有近半數受害者的父母仍然長期病休,不能從事全職工作,更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人,陷在巨大的悲傷情緒中,無法回到正常生活,失去孩子的傷痛,極端暴力帶來的衝擊,冗長訴訟的折磨,都讓生者承受巨大的痛苦,作為一個母親,看完這部令人沉痛的電影,內心只能企盼「願每一個出門的孩子,都能平安回家。」

    麋鹿與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