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底的片單都非常考驗耐性,從霸王別姬(172分),再來是野梨樹(188分),到今年初上映的大象席地而坐(230分),除了電影票要加價,超過三小時,也非常挑戰記憶力和專注力,當然最重要還有膀胱的忍受度XD只要撐得住,這幾部電影都很值得進戲院觀賞。

長達3小時又8分鐘的《野梨樹/Ahlat Ağacı》,是土耳其導演努瑞貝其錫蘭(Nuri Bilge Ceylan),2018年最新的作品,片名來自一位作家寫的短篇故事《野梨樹的孤獨》(The Loneliness of the Wild Pear Tree),「野生的梨樹長得醜,果實的味道卻很甜美,它們不需要太多水分,就可以孤獨生長在乾旱的野地上。」錫蘭藉此隱喻片中那位孤獨的父親和兒子,進而探討生命的意義與價值。 

這類文學藝術的作品場次本來就不多,松菸將電影安排在正好午睡的時段,雖然畫面真的很美,但是錫蘭用了大量的對話,長篇大論又哲學意味濃厚的語言,喋喋不休的爭論辯證.....,加上內容豐富對白特別長,電影字幕閃得飛快,又是陌生的土耳其語,頗有催眠效果,其中一場男主角錫南與二位伊瑪目(伊斯蘭教裡,通常指在清真寺中帶領星期五做禮拜或平日祈禱的人)就用了半個多小時在辯論,雖然可以從中窺知他對宗教和世界的理解,但老實說上半場真的有點小煎熬,一個閃神很可能就昏睡過去了XD

但撐過前面鋪陳的緩慢步調後,接下來就會逐漸了然於導演想說的故事中,而錫南的經歷,也正像多數年輕人返鄉後的心情,導演從各個角度體現他們和社會的格格不入,也點出了土耳其年輕一輩,在現實與理想之間碰撞,所面臨的各種問題。

22.jpg

錫蘭的作品風格優雅詩意,常把電影拍得像一部文學小說,特別是對人性的刻劃細微又飽滿,總能帶給觀影者許多感觸。

錫蘭來自土耳其恰納卡萊省的一個小鄉村,動盪的時局,讓他無法順利完成大學課業,短暫的旅行後,返回土耳其,經過18個月的服役生活,他決定把電影作為自己終生的事業,在這次作品中,似乎可以看到一些他過去的人生經歷,不過在訪問時,錫蘭說《野梨樹》是發生在親戚身上的故事。

04.jpg

《野梨樹》美得詩意又浪漫,每個場景都像油畫一般,明亮的色彩,映照著貧脊的土耳其鄉村,彷彿一種沉鬱之中的希望。 

08.jpg

09.jpg

11.jpg

12.jpg

故事發生在土耳其西部,鄰近希臘的小鎮恰納卡萊。

大學剛畢業的青年錫南(道格德米科Dogu Demirkol飾)回到家鄉,對多數土耳其大學生來說,畢業也意味著失業。因此他必須先回家,嘗試透過各種考試,獲取工作機會,像是成為一名老師、鎮暴警察,或是服兵役混一段時間,然後再想未來的計畫。

其實錫南心底有一個夢想,他創作了一本名為《野梨樹》的小說,希望能找到投資者贊助他出版。

錫南的父親伊德利(穆拉特傑姆西爾飾),原本是一位受人敬重的小學老師,後來卻沉迷於賭博中,附近鄰居好友都成了債主,全家人生活過得非常辛苦,母親必須擔任保姆,才能勉強維持一家生活,錫南內心的委屈和不滿可想而知,滿街債主指指點點的滋味,對一個剛畢業的青年來說,是個沉重的打擊,而父親仍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態度,還固執的在山上挖一口不會出水的井,對狗比對家人還好,因為「狗是身邊唯一不會批評他的生物」XD

對於回到家鄉,錫南充滿了糾結卻又無可奈何的複雜心情,他渴望逃離,但不知該往哪去,父子間的隔閡和矛盾也越演越烈。錫南的痛點,也是多數青年所面臨的困境,在土耳其八千萬人口中,有二千萬都居住在伊斯坦堡,年輕人渴望在大城市發展,即使漂泊在外,也不願回家鄉過父執輩那樣的生活。

最後錫南沒有通過教師考試,好不容易書出版了,卻無人問津,他只好選擇去當兵,當錫南頂著平頭再次回到家鄉,發現父親早已獨居在外,回到了他一心所嚮往的山林,養了幾隻狗和一群羊,有一天,錫南無意間發現了父親皮夾裡,夾了一張舊報紙,上面刊登了關於自己新書的報導。

錫南逐漸打開了心結,重新修補了和父親水火不容的感情,過去對父親的怨恨,在一番長談後讓他有了新的體悟,他選擇原諒,完成自己的成人禮,也和過去生活中所有的不堪和解。

導演說:「無論你喜不喜歡,我們都會在自己身上看到父親的影子,也許在個性上,也許在習慣上,都能感受這種微妙的聯結與宿命感。」

33.jpg

2004年,美國史詩電影《特洛伊:木馬屠城》拍攝完成後,即使電影並不是在土耳其取景拍攝,華納公司仍將片中那座11噸重的特洛伊木馬道具,送給了恰納卡萊。

導演在拍攝《野梨樹》時,特別安排錫南鑽進特洛伊木馬肚中,當他從小小的窗口,往外仰望天空時,一切彷若夢境,但現實依然殘忍,大學畢業卻一直找不到適當的工作,想出書又沒人願意支持,讓他整天像個憤青一樣,在路上漫無目的的晃盪。

13.jpg

▲錫南嘴角總是帶著嘲諷地笑,走路時低著頭,背脊微微彎曲,雙手插在口袋裡,邁著外八字的步伐前行,他的背影,頹廢且孤單。

02.jpg

20181228_野梨樹1.jpg

《野梨樹》裡最美的一段,應該就是錫南與初戀哈蒂婕在樹下相遇的片刻。

午後時分,光線從葉片間的縫隙灑落,田園風景看似一片美好,黃色沙土與綠色枝葉,將大地渲染出一片祥和寂靜。

這個雙眼慧黠靈巧的女孩,是來自土耳其的27歲女星哈蒂婕(Hazar Erguclu),看到錫南,她帶著欣喜的眼神,講述自己被困於既定的生活方式和軌道中,後來又自我解嘲說:「反正自己不是讀書的料」,空氣裡滿是曖昧的味道。

哈蒂婕說她快要結婚了,問錫南有什麼看法?她該不該結婚?還說嫁的不是當年的男同學,而是一位珠寶商,或許她心裡正在等錫南表態吧!!偏偏這位憤青完全不懂佳人心,還潑冷水般的回了一句:「我不會和這裡的人結婚」,因為在錫南眼中,他們全都是「鄉下人」啦!!

最後二人還是擁吻了,導演用了一個從上往下唯美到極致的鏡頭,像是在向他們最後的燦爛與憂傷告別,突然哈蒂婕狠狠咬了錫南一口,留下錯愕的他離去。

哈蒂婕出嫁那天,錫南遠遠的躲在樹林中,看著她被風光迎娶,而他只能再次回到那個不想面對的家中,繼續過著無味的日子。

17.jpg

帶著作品,錫南找到號稱專門服務人民的市長,跟他說想要申請一筆資金來出書。

市長以官僚的態度敷衍,認為錫南的作品太偏門,而且沒有特別提到「特洛伊古城」,無法增加當地的旅遊業務,因此拒絕了贊助出書的要求,推薦他去找一位愛看書的建材商人。

等錫南興匆匆到了工地,發現商人其實對文學毫無興趣,投資文學純粹是為了拿政府專案,滿口市儈的商人,甚至還向錫南說教了一番「教育無用論」,讓他氣憤又無奈。

06.jpg

▲錫蘭的作品幾乎都會暗藏文學經典,像是錫南與文學作家蘇利曼爭論不休的這場戲中,可以看見卡謬、卡夫卡畫像高掛在牆上,意境十分幽默。

31.jpg

面對錫南不斷「疲勞轟炸」般討教,蘇利曼顯得很不耐煩。「凡事不是只有一個真實。」作家氣憤的說出這句結論。

一開始還風度翩翩的前輩,最後也被錫南惹得發怒咆哮,憤而將他趕走,或許有著文學或藝術夢想的年輕人,比較容易心高氣傲,個性敏感,對生活總是幻想多過實際吧!!

26.jpg

相比於不負責任的父親,母親阿蘇曼則對他多了些關心,但是生活的疲累,讓她將大部分的時間,都寄情在連續劇中,也無暇顧慮太多錫南的感受。

說起父親的天真浪漫,母親竟然全無怨言,即使債台高築,聲譽全毀,生活苦不堪言,但她告訴錫南:「他畢竟是你父親,沒有他,你不可能上大學,至少你衣食無缺,他從來沒打過你……如果時光倒流,重新再做一次選擇,我還是會嫁給你爸爸的。」

28.jpg

▲出書不順,生活壓力又無處可以宣洩,錫南甚至毀了石橋上的雕塑,丟到河裡,引起村民的追趕。 

07.jpg

15.jpg

19.jpg

父親有個不切實際的夢想,他要在自家貧瘠的山坡上挖水井,讓整片山林變成綠色大地,羊群可以盡情在上面奔跑。

最後年邁的父親不再挖井了,因為「人家都說那裏不可能有水」,但他還是告訴錫南:「夢想哪有那麼容易實現?只有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才能堅持下去。」

20.jpg

18.jpg

▲錫南在穀倉中發現了父親放在皮夾中,一張摺得很小的舊剪報,上面是關於自己出書的報導。

在閒談中,他知道父親讀了很多遍他的作品《野梨樹》,也知道他的徬徨和不滿,二人一路從對抗、誤解,最後走到和解,錫南終於明白了父親對他的愛,並不少於母親。

27.jpg

29.jpg

大雪紛飛,錫南和父親並肩坐在小屋前,父親絮絮叨叨的述說他的人生,所有的轉折就在此自然的發生了,錫南妥協了這樣的結局,最後還是沒能實現自己的理想,成為一名作家。

年邁的父親伊德利,對前來看望他的錫南說:「年輕人就是有資格批評老年人」,以寬廣的胸襟接納了新世代的想法,也許他們總是帶著憤世嫉俗的態度,魯莾衝撞禮教體制,但年長者以包容寬厚,看待各種不同聲音,這才是社會進步的動力。

21.jpg

沒有成為世俗所定義的成功者,錫南的背影顯得有點悲壯無奈。

10.jpg

坎城影展,導演帶全體演員在紅毯上亮相。

16.jpg

30.jpg

錫蘭一人身兼製片人、導演、攝影師、演員、燈光、剪輯等多個職務。

《野梨樹》的編劇是錫蘭的老婆,夫妻二人花了三年時間,打造劇本,劇本中不僅將「土耳其國民詩人」尤努斯埃姆雷(Yunus Emre)及「阿拉伯聖哲」伊本阿拉比(Ibn Arabi)的傳世金句入列,三個多小時中,錫蘭大篇幅的用了2500多句台詞,犀利的闡述了他對親情、愛情、鄉愁、文化,夢想、人生以及宗教的見解。

錫蘭的電影劇組一向十分迷你,人數少,成本低,這樣就不需要向別人拿錢,拍電影就能擁有更大程度的自主,這是錫蘭的任性,也是大導演所堅持的創作自由。

就像在《野梨樹》片尾的最後一顆鏡頭,竟然拍攝了一整年,錫蘭為了找出最適合結局氣氛的畫面,費時一年拍攝了春、夏、秋、冬四個不同季節的版本,可見他追求完美的性格。

20181228_野梨樹2.jpg

20181228_野梨樹.jpg

電影海報。

電影中文預告。

「Ahlat Ağacı(野梨樹)」soundtrack-Passacaglia and Fugue in C minor, BWV 582

在《野梨樹》電影中反覆出現的這段音樂,就是巴哈在1710年左右,所譜寫的一首風琴曲「C小調巴沙加亞舞曲與賦格」,樂曲賞析請點此

訪問時,導演有特別提到這次演出錫南的男主角,讓他很滿意,有天他在滑臉書時,突然看到道格德米科(Dogu Demirkol)的脫口秀影片,他正在跟觀眾靠夭自己找工作時所遭遇到各式奇聞,幽默橋段把他逗笑得合不攏嘴,也對他驚人的即席反應讚不絕口,因此決定邀他參與新片《野梨樹》的演出。

今年33歲的道格德米科,記憶力超強,從小就很會背書,《野梨樹》巨量對白,不但沒把他嚇跑,除了過目不忘,還能一字不漏地講出所有台詞,和教長近40分鐘的舌戰,更是讓人印象深刻。

2014年,錫蘭曾以《冬日甦醒》勇奪坎城影展金棕櫚獎,今年再以《野梨樹》入圍坎城影展競賽片,並代表土耳其角逐奧斯卡,英國衛報奉上五顆星的滿分,並譽為「2018年最完美的電影」,國際電影資料網IMDb,更給了8.5的高評分,可惜這次的作品,並未受到坎城評審團的青睞,最後沒有獲獎。

從《野梨樹》中,可以看到土耳其的風土民情和社會問題,導演也點出了年輕世代面對「回鄉」這件事的看法,個人覺得衛報所說「2018年最完美的電影」是有點浮誇了,但無論如何,錫蘭確實是拍了部如史詩般優美的作品,關於英國衛報的推薦,嗯.....參考看看就好XD

《野梨樹》看一次絕對不夠,超長字幕速度又快,真的要很專心,才不會讓自己出神漫遊去,電影配樂和影像搭配很棒,二刷後將一些對白完整看完,突然發現那個處處碰壁的錫南,某些時候竟然也和年輕時的自己如此神似,曾經以為帶著熱情和理想,可以改變世界,最後變的卻是自己,不切實際的夢想,如同在野地蔓生的野梨樹,學會與世界和解,才能成為真正成熟的大人,經過歲月洗禮的人生,終將結出豐富甜美的果實。

 

    麋鹿與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