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底看了紀錄片電影《疾風魅影-黑貓中隊》,平日上午信義威秀的第三影廳,坐了將近八成滿,很多都是需要攙扶的老人家,有些甚至就直接推輪椅進去,一旁坐著可能不太了解劇情的看護,在觀影中不斷幫老人家拭淚,安慰爺爺不要哭,直到電影結束,燈光亮起,耳邊響起一陣如雷掌聲,幾位老先生顫顫巍巍站起來,對著大螢幕舉手敬禮,塵封長達半世紀,威權時代不能言說的過去,如今終於能坦然公開在世人面前,而當年離家時的大男孩,如今都已白髮蒼蒼,不變的是,他們腰桿依然挺直,眼神堅定的面對眼前一切。

「飛將在,一直都在,只是青春一去不回來......只是轉身家國已更改。」非非的歌聲在影廳內不斷迴盪著,眼淚也不停流下來,看電影多年,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驗,熱烈的掌聲像是一句句感謝,在影廳內迴盪不已,這段不能說的歷史終於解密了,電影給了黑貓英雄一個述說的機會,但那些再也喚不回的青春呢?被家國背叛流盪在美國的辛酸歲月,有好好的得到一句道歉嗎?

13.jpg

「黑貓中隊」是中華民國空軍秘密偵察部「35中隊」的別稱。

冷戰時期,由美國領導的民主國家,對抗以蘇聯為首的共產國家,自1957年開始,美國秘密在友邦國家巴基斯坦境內建立空軍基地,並啟用U-2偵察機,飛到7萬英尺的高空進行情報蒐集,後來發生U-2被擊落,美國飛官受到蘇聯羞辱的事件後,從此便不再飛U-2。

之後美國CIA轉而和已遷台的中華民國政府合作,由美方提供飛機和技術,我方提供飛行員與後勤基地,訓練台灣飛官,組成空中偵查「黑貓中隊」,執行「快刀計畫」。他們利用夜晚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空,在7萬英尺高空進行偵查任務並拍攝照片,以探測中國的軍事祕密。

隨著中美建交,1974年正式終止此項任務,當年執行機密任務的飛行員,就此走入歷史,相關紀錄也陸續被銷毀,1982年11月,被俘的張立義教官與另一位同在出任務中被擊落的葉常棣少校,同時被釋放到香港,他們表達想回台灣與家人團聚,卻被官方拒絕入境,最後由當初合作的美國中情局出面,將二人接到美國安置生活,直到1990年,在輿論壓力之下,才被准許返回台灣,一趟任務走了將近三分之一的人生,從青春到白頭,這是一段多麼傷痛的旅程。

影片最後,導演也找出了當年政府為何不讓他們回家的原因。

二蔣時代由於受到大陸淪陷的痛苦經驗,因此蔣中正堅持:「不成功便應成仁」的想法,認為一旦在敵後失事,就只能「成仁取義」,才是國家認定的英雄。更堅定認為只要是被共產黨俘虜過的人,一定都會被徹底洗腦,擔心會統戰台灣,因此不管當初的任務對國家有多大貢獻,被俘虜過就無法回家。

14.jpg

26.jpg

16.jpg

17.jpg

U-2偵察機屬於單座飛機,也被稱作「蛟龍夫人」。

它的機翼寬度達30公尺長,最高時速能到達821公里,且至今仍在服役中,使用在美國航太總署(NASA),以及南韓烏山空軍基地,用於監控北韓的飛彈活動。

19.jpg

20.jpg

21.jpg

華錫鈞將軍的身影。

23.jpg

導演遠赴美國,在國家檔案館中,找出許多當年的機密文件(現在已經解密),並剪輯在紀錄片中。

24.jpg

U-2偵察機被飛彈擊中的畫面。(圖片來自《疾風魅影-黑貓中隊》臉書)

45.jpg

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展出的U-2偵察機。

U-2偵察機出任務期間,總共被中國擊落五架,其中四架被重新拼湊成一架完整的飛機,如今展示在軍事博物館,成為歷史見證,這架重組U-2的機尾,就是張立義當年在包頭被擊落的3512號偵察機。

28.jpg

29.jpg

46.jpg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紀錄片團隊,遠赴美國黑鳥航空紀念公園,拍攝1959年華錫鈞演訓時迫降的U-2偵察機,導覽員在說明中也提到了「黑貓中隊」的故事。

32.jpg

當年離家的大男孩,個個都是英勇帥氣........

30.jpg

黑貓中隊成員在美國完成受訓回到台灣,由蔣中正召見他們。

41.jpg

▲出任務時在中國跳傘被俘的黑貓中隊成員葉常棣少校。

在葉常棣少校口述的書中,他回憶一段當年飛翔時的感受隨著U-2愈爬愈高,天空逐漸變成近乎黑色的深藍,「水平面看不可能有飛機,因為沒有人能飛到這麼高的地方。」自己被擊落後,台灣這邊認為他已經陣亡,空軍在碧潭公墓幫他設置了衣冠塚,其他親戚都去祭拜,唯獨媽媽不肯去,「她就是覺得我沒死」。

24年後,母子二人終於在美國相見,但是年老失智的媽媽,已經認不出自己的兒子了。

01.jpg

電影在新店空軍公墓開鏡。

02.jpg

03.jpg

11.jpg

電影上映後,張立義教官在台北家中接受媒體訪問,他身後就是妻子張家淇的照片。

電影中有一小段講到他們相遇相戀的過程,到現在教官口袋裡還放著,當年二人初相識時的照片,靦腆的笑容中,好像又回到當年羞澀的青春時光。

10.jpg

新店空軍公墓中,有設置陳懷生教官的衣冠塚。

1962年9月9日,黑貓中隊飛行員陳懷所駕駛的U-2高空偵察機,在中國南昌上空被薩姆飛彈擊落,成為黑貓中隊成軍之後,第一位在偵照任務中殉職的隊員,之後蔣中正為他取別號「懷生」。

為紀念陳懷,台北市懷生國小、國中,救國團金山青年活動中心「懷生廳」,桃園縣八德市已關閉的「懷生機場」,都是以他的名字來命名。

黑色帽子上的隊徽,是陳懷在駐韓美軍烏山空軍基地受訓時,根據飛行員常去的一間小酒吧,以它的名字與店徽為基礎,為U-2偵察機設計的黑貓圖案隊徽。

06.jpg

▲右邊就是陳懷飛官生前最後的身影。

20181026_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1.jpg

相隔50年,陳懷的妹妹陳楓,帶著過繼給陳懷的義子陳靖,來到台灣碧潭空軍公墓,一起祭拜他的衣冠塚。

影片中有一段是導演帶著團隊,和陳懷家人,找到他當年被埋在江西的墓地,讓人感傷的是,中國方面要求家屬必須低調,不許立碑和刻下任何文字,僅能以一小塊石頭註記,如今因為都市計畫,墓地附近已成為垃圾掩埋場,髒亂不堪,讓人看得特別難過。

關於陳懷的故事,可以看看第一屆台中市文學獎報導文學類第三名作品:《軍事掌故☆懷生俱樂部☆作者:習賢德》

07.jpg

08.jpg

1993年為遵守「無後嗣者不得進宗祠」的鐵律,決由陳懷二弟陳東的長子陳靖,以兼祧的方式,過繼給大伯父,讓陳懷牌位順利進入陳氏宗祠。

20181026_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2.jpg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電影場景之一,淡水滬尾礮臺。(以上圖片來自新北市協拍中心)

15.jpg

左起謝翔鶴、張立義和葉常棣三位教官。

關於謝翔鶴教官的故事,有興趣的人請參考這裡

22.jpg

電影上映時,導演邀請張立義教官,一起欣賞屬於他們的故事。

25.jpg

1963年11月葉常棣少校執行第三次任務,那次的飛行只差45分鐘,就可回到桃園機場,卻被中共的第二枚飛彈擊中,醒來後他已在共軍醫院接受手術治療。

只差18天就是結婚一週年紀念日,經過愛情長跑七年的新婚妻子,倉促接到他在出任務中殉職的消息。

被俘近20年後,1982年11月,葉常棣與張立義二位飛官,一起被釋放到了香港,由於台灣方面拒絕讓他們入境,在昔日同袍奔走下,輾轉到美國生活。

在美國期間,葉常棣少校與「妻子」見了最後一面,原本期盼能敘說二十多年的離情,即使這樣的聚首,也被第二任丈夫匆匆中斷。他的新娘雖然改嫁,卻因這樣的變故,無法在第二次婚姻中忘懷過去,家庭生活並不美滿,後來還得了憂鬱症,而近五十歲的葉常隸少校,獨自寂寞的生活著,待在美國期間,葉常棣少校結識了第二任太太涂筱曼,回到台灣後,空軍為他們在軍官俱樂部舉辦了一次熱鬧喜慶的婚禮。

2016年11月的某一天,少校出門運動,半小時後被人發現他坐在公園長椅上,已經安詳離世,手上拿了一頂繡有黑貓隊徽的帽子,他就戴著那頂帽子,離開這個世界。

影片中看到他面對昔日軍階比自己低的學弟,都已晉升到不錯的職位,生活優渥受人敬重,而空白了將近三十年的他,一回到台灣就被強制退伍,雖然拿到40萬元補償金,卻連一間房子都買不起,只因曾被擊落成為俘虜,當年的犧牲,如今看來更是讓人不勝唏噓。

電影中葉常棣少校低聲吟唱的英文歌《Sentimental Journey/最遙遠感傷的旅程》。

20181026_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jpg

左邊這張電影海報,底圖為1963年葉常棣教官拍攝北京空照圖,海報上的浮水印文件,為CIA傳發美國本土當局,黑貓中隊遭擊落隊員犧牲的電文(以上說明來自「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臉書)

18.jpg

31.jpg

▲ 雖然基地早就廢除,但起飛跑道還在,這是當年起飛的0523跑道。

我以我血獻青天」~這是所有飛行員出任務時的信念,最後這幕俯視著長長跑道的畫面,讓人很震撼。

《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前導片花/什麼是英雄?

《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前導片花/最遙遠感傷的旅程。

《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電影預告。

《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主題曲「飛將在」。

在MV影片結尾,導演讓十架U-2並排飛過桃園基地的跑道上空,這是歷史上未曾發生過的事,喻示著那十位身死晴空的英靈,依然振飛護台。

雖然楊佈新導演拍了半輩子的商業作品,這回「任性」的做紀錄片,他說這算是一場與童年夢想的久別重逢,六年的拍攝時間,走訪了美國、加拿大、英國、北京、江西、南京、福州等7個城市,親自尋訪拍攝52位人士,剪輯修改超過30個版本才完成,也翻出了許多過去歷史上,不能說的秘密,可惜許多黑貓飛官已來不及見到這部屬於他們的作品完成,導演非常有情義的信守諾言,在影片定剪後,親自到台中,為華錫鈞將軍的夫人做個人首映,華將軍已於去年離世了。

看完電影,心中除了滿滿的感慨、感動、感恩,更多的是衷心的感謝!!雖然從小被灌輸的忠孝節義教育,如今已慢慢褪了顏色,透過《疾風魅影-黑貓中隊》,再次喚起了一些歷史的殘忍從1961到1974年之間,黑貓中隊28位飛行員,犧牲10人,2人被俘虜,只有16人全身而退........起飛不跟塔台喊話,摔機也只能安靜犧牲,最後默默被世人遺忘,這不該是我們面對歷史的態度啊!!

2015年,導演史蒂芬·史匹柏的作品《間諜橋》,就是取材自冷戰期間,美國飛行員鮑爾斯(Gary Powers)在蘇聯遭到擊落、俘虜的故事,和《黑貓中隊》也很多相似的情節。後來鮑爾斯回到美國,受到英雄式的熱烈歡迎,餘生總共被表揚了三次,最近一次是在2012年,連他的孫子都獲得非常禮遇的接待,再看看台灣黑貓隊員被俘後的際遇,讓人感觸特別深,對很多從空軍幼校就立志飛上青天保衛家園的孩子來說,飛行夢的背後,現實竟是如此千瘡百孔的讓人難堪。

這些被大時代埋沒的一群英雄,他們不該被歷史遺忘,讓我們記得他們吧!!

《飛將在》
詞曲/演唱:非非

你離家的時候,還是個大男孩
除了一心的慷慨,什麼行李都沒有帶
是最壞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
你從沒想過未來,未來卻早已將你安排
你真的飛過,五嶽三江雄關要塞
只是你卻飛不過,人生許多的意外
飛將在,一直都在,只是青春一去不回來
飛將在,一直都在,只是轉身家國已更改

若非活得豪邁,怎麼能死得痛快
可是很多人沒說再見,就永遠的離開
比飛翔更難的,是降落平安回來
可是最難的卻是,地面上無盡的等待
飛將在,一直都在,只是青春一去不回來
飛將在,一直都在,只是轉身家國已更改
飛將在,一直都在,只是不明白誰勝誰敗
飛將在,一直都在,即使一切能重來,我猜你所有選擇,仍不更改

 

讀 | 

黑貓中隊:七萬呎飛行紀事 

快刀計畫揭密:黑貓中隊與台美高空偵察合作內幕 

英雄無悔:一個偵察機飛行員的故事(葉常棣口述) 

黑鷹:一個U-2飛行員的故事

飛越敵後3000浬:黑蝙蝠中隊與大時代的我們

 我以我血獻青天:13位國軍飛行員的故事 

 

    麋鹿與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