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和閱讀,都是能讓人不用花大錢遊世界的好方法,像是最近有部以極地風光為背景的電影《北極上學趣(A Polar Year)》,就是蠻讓人震撼的作品,冰天雪地的格陵蘭,雖然有美麗的極光和可愛的雪撬犬,但氣候嚴寒生活條件艱苦,取水用電都很不方便,電影記錄了一位來自丹麥的年輕教師安納斯,放棄了便利的首都學校,志願前往人口不到百人的格陵蘭小村落去教書,初期因為語言和文化的隔閡,讓他感到非常挫敗,直到深入了解當地人生活的困境後,他才理解教育對這些偏鄉孩子們的真正意義。

電影由曾獲得威尼斯影展「國際影評人週」大獎的法國導演山繆.科拉戴(Samuel Collardey)執導,將真人實事搬上大螢幕,由安納斯.維德格爾(Anders Hvidegaard)本人演出自己的故事,影片中和他對戲的原住民孩子阿瑟.波亞辛(Asser Boassen)出生於格陵蘭的提尼克奇拉克,是一個人口只有80人的小村落,狩獵仍是當地人生活的重要技能。

特別的是,這是一部劇情式的紀錄片,每個角色都不是「演員」,而是真實故事中的「本人」,電影中上演的正是這個極光小村居民的日常,透過鏡頭,導演紀錄下這位初出茅蘆的丹麥老師,和這些因紐特原住民小學生之間「教學相長」的過程。(以下圖片均來自佳映娛樂臉書)

04.jpg

看了電影之後,才知道和冰島僅相隔一條海峽的格陵蘭,原來這麼美,雪橇犬也很呆萌呢!!

根據北歐神話記載,格陵蘭被稱作Greenland,是因為當初發現它的人,希望能夠吸引更多移民,因此取名為「綠色的土地」,而風景秀麗的冰島Iceland,為了避免太多人遷徙到這裡,便取名「冰的土地」,但如今「冰島」成了熱門的旅遊地,而大部分國土位於北極圈內的「格陵蘭」,卻因為氣候條件嚴苛,交通不便,成了幾乎被世人遺忘的小島。

01.jpg

07.jpg

不想繼承家中農場事業的安納斯,帶著滿腔熱血,來到這個遺世獨立的地方,沒想到語言和生活的壓力,教學現場的無奈,讓他一度想逃離這裡。

02.jpg

05.jpg

08.jpg

10.jpg

11.jpg

偏鄉教育的問題,不只在台灣有,格陵蘭的教學現場,同樣也存在許多難解的困境。

十多個孩子混齡在同一班上課,吵嚷的教室,一刻也靜下來,老師拼命用丹麥語要求大家安靜聽課,但台下的孩子們學習意願低落,彼此用著老師聽不懂的因紐特語開心聊天,完全不受控制,讓老師既憤怒又無奈,學期中間,學生還會莫名奇妙消失一個星期,老師急著去做家訪,想了解孩子不上學的原因,結果從阿嬤口中得知,不去上學並不是因為生病,只是為了「跟祖父一起去打獵」。

比起學習背誦那些文明世界的知識,會打獵才是在雪地裡活下去的能力,所以阿嬤說:「沒上學有什麼關係,反正念書又不能當飯吃,學會打獵比較重要。」

當地的原住民小孩,長的有點像蒙古族黃種人,在格陵蘭當地有近九成人口,都是屬於島上的原住民「因紐特人(Inuit)」,歷史上的格陵蘭,經歷過許多外來政權,曾被挪威併吞,有段時期甚至同時被丹麥和挪威統治,這二大勢力一直都在競相爭奪格陵蘭的主權,最後在1933年由丹麥正式統治。

2008年,格陵蘭藉由公投成為內政獨立的自治區,擁有自己的議會和總理,但外交、國防與財政相關事務仍由丹麥代理,由於當地沒有中學,孩子們小學畢業後,必須離開家鄉到大城市去上中學,所以島上的小孩都要學丹麥語。

FB_IMG_1536976806995.jpg

FB_IMG_1536976812894.jpg

FB_IMG_1536976817081.jpg

FB_IMG_1536976820987.jpg

這輩子大概是沒那個預算和體力,可以去北極圈走走啦!!

透過電影的視角,看看這片讓人讚嘆的極地風光,美到如詩畫般不真實,萌萌的雪橇犬和抬頭就能見到的極光,還有壯闊的冰山和大海,讓整部電影充滿了Discovery的節目色彩。

06.jpg

19.jpg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沒想到都市人要花大錢去追的極光,在格陵蘭當地,居民都看厭了,還要想辦法趕走它XD

18.jpg

格陵蘭與丹麥擁有截然不同的語言與文化風俗。

安納斯抱著讓當地孩子順利融入丹麥社會的熱情和使命感,前往提尼克奇拉克,但待不到一星期,他就快要撐不下去,孩子們把他的教學熱情完全消磨殆盡,在課堂上無心學習,讓他怒到大喊「安靜!!」,但小孩都不鳥他,當地居民對他以一個丹麥人的角度來看待格陵蘭文化,態度上也不是很友善,對這些孩子們來說,接受所謂的「文明」和「教育」,對他們未來的人生,根本沒有任何幫助。

20180914_北極上學趣.jpg

電影海報。

電影中文預告。

電影的故事很簡單,導演紀錄了安納斯在心態與姿態上的轉變,特別是他和立志當獵人的8歲男童阿瑟之間的互動,以及對村民的理解,而後慢慢滋生出認同的情感,電影名稱雖然是「上學趣」,但其實這是一段文明進入文化的衝突歷程,當安納斯放下成見走入當地人的生活,開始學習狩獵、駕雪橇,在冰封世界下生存,村民也漸漸接受他,在如此苛刻的環境下,他學會了平等尊重,也感受到了因紐特人的友誼。

電影中可以看到許多格陵蘭當地的問題,像是隔代教養、文化傳承,靠政府補助金過生活,甚至還有酗酒等,但大部分的因紐特人,一輩子都不會離開村子,接受「城市化」,說丹麥語,或許不是世居在冰天雪地環境中的住民們,真正需要的教育內容。

鏡頭下壯麗的冰山,晴朗時風景宜人,但風暴來臨時也驚愕駭人,殘忍又溫柔的大自然變化,讓人讚嘆又敬畏,故事結尾,字幕上打出直到電影完成的2018年1月,安納斯仍在這裡教書,或許嚴峻的冰川已經融化了他的心,對於因紐特人來說,不管未來是離鄉升學、返鄉就業或堅守傳承部落文化,他們才是這片土地上有權決定的人。

電影讓人跟著安納斯的腳步,體會格陵蘭生活的不易,也反思「文明」對因紐特人的意義為何?《北極上學趣》的劇情雖然簡單,但從大螢幕上,欣賞那些壯闊到令人屏息的冰山大川,完全就是美到爆炸的桌布風景,超療癒啊!!

這道北歐小菜滿足了太太對極地生活的好奇,看完電影也很有衝動想去報名極光團呢!!

 

 

    麋鹿與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