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一趟蘭嶼的旅行,讓導演崔永徽意外走入了島嶼的生命史,旅途中閱讀了丁松青神父的《蘭嶼之歌》以及三毛所寫的序文,讓她看見島上一個個關於「人」的故事,也強烈感受到,在現代文明衝擊下,那些屬於達悟族人珍貴的文化資產,正在慢慢在消失中,八天的旅遊,在她心中留下滿滿澎派的情緒,回到台灣之後,也動念起想為這個樸實的小島,紀錄下心中最美模樣,從此開始了拍攝電影的楔子。

《只有大海知道》故事原型,來自在椰油國小教書的顏子矞老師,在蘭嶼待了十多年的他,為了帶孩子們走出小島,創立了小飛魚文化展演隊,透過在地耆老協助,帶領椰油、蘭嶼、朗島和東清四所學校的孩子,學習傳統舞蹈,並在全國原住民舞蹈比賽中,獲得不少亮眼的好成績,除了開拓視野,也建立起更多對於自身家鄉文化的自信。

電影中除了飾演子矞老師的黃尚禾,是來自漢族的專業演員,其餘都是由當地素人上場演出,導演從2012年夏天開始,每年都從台灣聘請專業老師,在當地舉辦表演戲劇營,除了尋找適合演出的人選,也透過這樣的訓練計畫,和當地人建立信任機制,電影中最催人熱淚的小男主角鍾家駿,就是在戲劇營中被導演發掘出的電影明星呢!!

11.jpg

▲ 導演說蘭嶼孩子幾乎個個都是天生的游泳高手,從小在大海邊長大的他們,在水中悠游就像在陸地走路一樣自然。

小男主角鍾家駿的演技和他的泳技一樣棒,電影一開場導演就讓他為了二百元「跳海」,只見一轉身,馬拉衛像條飛魚般俐落的躍入大海,姿勢有如跳水選手一樣優美,讓飾演小島老師的黃尚禾看得目瞪口呆!!

01.jpg

04.jpg

▲ 藍天下,男孩們穿上丁字褲表演達悟歌舞時,黝黑害羞的臉龐上就會自然放光,那是一種來自對大海和小島的依戀,更是對部落文化的情感認同。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原住民孩子用自己的母語大聲唱歌、跳舞,總是會讓人湧上滿滿感動,不由自主的落下淚來。

07.jpg

03.jpg

14.jpg

08.jpg

▲ 首映會上最大的震撼,除了達悟歌舞所帶來的感動,另外就是發現~「原來蘭嶼這麼美」。

這個孤懸在台灣本島東南方的海上珍珠,距離台灣最近的海岸,有七十多公里,和馬祖一樣,受限於地理和交通的阻隔,一直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

06.jpg

▲ 導演力邀演出阿嬤角色的李鳳英,也是一位素人演員,在影片中和馬那衛(鍾家駿飾),以及馬那衛父親義雄(呂鷗飾),有許多真情流露的對手戲。

電影剛開始拍攝時,阿嬤真實生活中的孫子突然出車禍,緊急送回台灣醫治,焦急的阿嬤,差點就無法演出這個角色,幸好傷勢不算太嚴重,阿嬤才放心回到拍攝團隊繼續演出,也讓導演放下心中的大石。

影片中有不少漢語、族語交雜使用的對話,導演說在不同時間點,選擇用不同語言,某種程度上,也代表角色面對傳統文化的態度,在她的觀察中,年輕一代的達悟族,已經很少會使用族語交談了。

17.jpg

10.jpg

18.jpg

▲ 為了生活不得不到高雄討生活的爸爸,總是很久才能回家一趟,留在小島上,馬那衛和阿嬤孤單的身影,點出了「陪伴」的問題。

小男孩心心念念著,爸爸曾經跟他說過的風景,但現實生活的壓力,讓爸爸無法遵守承諾,帶孩子一起去看看愛河璀璨的夜晚,馬那衛心中的失望,正回應了電影副標「風在,海在,只有你不在」,只能說鍾家駿實在是太會演了,那種思親的情緒,濃烈的感染著觀眾,只覺得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

02.jpg

09.jpg

13.jpg

▲ 自己的故事自己演,電影團隊透過舉辦戲劇營,發掘出許多有潛力的在地人,透過表演相關的課程和引導,耗費六年拍出這部被稱為「史上最蘭嶼的電影」。

導演在訪問中也有特別提到,顏子矞老師說最初帶領小飛魚時,大家對於達悟文化中,「穿丁字褲」這件事十分抗拒,擔心會被嘲笑,覺得很害羞,認為只有老人才會穿,孩子們寧願穿內褲表演,也不願意穿丁字褲上台,電影中看到這段情節,更能體會到,導演說她擔心部落傳統文化,被現代文明沖刷掉的擔憂。

幸好蘭嶼的孩子們很純真,在老師苦口婆心的說明和利誘之下,大家慢慢接受了穿丁字褲表演這件事,舞台上得獎光環的肯定,也讓他們逐漸找回了傳統文化帶來的榮譽感。

15.jpg

05.jpg

▲ 真實在椰油國小教書的顏子矞老師,他為蘭嶼達悟文化和小飛魚表演的付出,連當地人都深受感動。

19.jpg

20.jpg

▲ 電影上映後,小飛魚在西門町六號出口廣場的快閃演出。

21.jpg

▲ 一個因為生活壓力,不得不到遠方工作的爸爸,一個每天張羅三餐,獨自陪伴孫子長大的阿嬤,一個每天盼著爸爸回家,默默忍受寂寞和思念的小男孩,所有的心事,都只能說給大海聽。

▲《只有大海知道》電影中文預告。

▲ 導演崔永徽和陳建年合作《只有大海知道》電影主題曲。

從首映會到自己買票再看一次,二刷《只有大海知道》依然是滿滿感動,終日辛勞的阿嬤,面對思念爸爸而小小叛逆的馬拉衛,辛酸卻又希望孫子快樂的心情,糾結著經濟不寬裕的老人家,留守兒童寂寞又孤單的身影,道盡了隔代教養的無奈,馬拉衛澄澈如大海的眼睛,總是不經意流瀉出,他渴望得到爸爸更多的注視和關愛,讓人心疼不已。

鏡頭來到原住民歌舞比賽會場上,小飛魚們穿上丁字褲,在舞台上唱著那些好聽的達悟歌謠,逆光下,大家手牽手,用自己的語言大聲唱歌,用力跳舞,簇擁著美麗的拼板舟,那樣的畫面好美,一張張驕傲認真的小臉,神情專注歌聲嘹亮,黑暗中,眼淚就撲簌簌的流下來了,那一刻,蘭嶼的風景和文化,彷彿也一起走入心中,就像當年導演和小島初遇時悸動的心情。

電影的配樂和攝影都很棒,故事很樸實,很生活,也很蘭嶼,完全不矯情,也沒有激勵人心翻轉偏鄉的公式劇情,素人演出的真實感滿分,令人讚嘆的蘭嶼風光,山羊、大海、夕陽、拼板舟,這些其實都是小島生活的日常,導演說這個又名「人之島」的地方,曾經為她的心點亮一盞靈光,藉由電影上映,希望將這份心光分享給更多人,在時代潮流和資本主義發展下,能喚起更多人珍視、尊重蘭嶼達悟族古老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