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對於金門的想像,其實是來自國中課本裡,作家楊牧那篇「料羅灣的魚舟」。 

「只看見白花花的太陽照在樹上、田地裡、馬路上。車子忽然升高,揚起一片灰塵,又往前滑了幾公尺。灰塵落定時,眼前亮開一片湛藍如寶石的海灣,那是我們熟知的料羅灣。文學家筆下的料羅灣,如貓咪的眼,如銅鏡,如神話,如時間的奧秘........,求學時的記憶,大多會隨著考試結束而漸漸淡忘,或許是當年的國文老師太過嚴厲,這段文字,至今仍深刻在記憶裡,未曾遺忘。 

與台灣一水之隔的金門,因著特殊的地理位置,加上濃厚的軍事色彩,解嚴之前,總是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資訊封閉的歲月裡,除了教科書上刻板的歷史,我們只能憑藉文字與金門親近,楊牧散文裡的魚舟、鄭愁予詩中的高粱、林野老師書寫的烈嶼、詩人洛夫用風歌詠的愛情,這些文壇前輩們,用他們和小島的情感,釀出了讓人醇醉的金門想像。 

米糕到漳州工作之後,小三通帶給我們很大的便利,終於有機會看看金門了,走在街上常會感覺,這裡不止生活用語很「對岸」,經濟上也很「廈門」,聚落裡還能看到不少美麗的古厝和洋樓,慢悠悠的生活步調,讓人時不時會想來這邊放空一下,連政治都變得詼諧趣味,蔣中正和毛澤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領導人,反而都被KUSO做成了飲料,觀光客和新經濟逐漸沖淡了戰地的氣息,大口呼吸之後會發現,這是一座有酒香的幸福城市。 

IMG_7262.JPG

▲ 金門地標太武山,大石上的

文章標籤

麋鹿與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