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
◎ 2011年夏天, 米糕接受調任, 成了在對岸工作的台幹, 拿鐵也成了飛來飛去的台媽
◎ 這裡紀錄我們在《漳州、廈門、台北的生活, 以及全家人曾經一起走過的足跡》
◎ 寫信給我: meeko0322@gmail.com facebook.png plurk.png plus48.png

《光的來信/팬레터》是2015年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Glocal Musical Live原創劇本大賽」首獎,由韓國原創音樂劇製作公司LIVE Corp.出品,製作成本高達韓幣10億元,從2016年首次在韓國公演,至今已演出140場,這部音樂劇在2016年獲得韓國觀眾票選為原創音樂劇第一名,2017年被票選為最期待再次公演的原創音樂劇第一名,2018年8月首度來到台灣進行海外公演,在台中國家歌劇院演出。

故事發生在日本殖民朝鮮半島的時代,韓國京城(今首爾)一位夢想成為作家的少年世勛,因為崇拜天才小說家金海鎮的文采,用筆名「光」寫信給他,細膩的文字讓海鎮誤會世勛是女性,又因為書信中字裡行間深藏的同理心與關懷,讓海鎮不知不覺對「光」產生了感情,雖然世勛想要與海鎮見面並告訴他真相,卻因為和自己內心分裂人格的「光」拉扯,以及對愛的渴望,讓他始終說不出口。

二人一直保持著充滿愛意的通信,並且開始共同創作小說,光希望能和海鎮一起留下永世流傳的作品,雖然心靈相通,寫作的壓力卻讓海鎮孱弱的身體逐漸步向死亡,最終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悲劇,世勛的文學夢想,隨著海鎮離開從此深埋心中........

由於音樂劇是以文學家為背景,因此劇中台詞充滿文學氣息,連歌曲都非常動聽,完全呈現出那個年代的文人風采,當天看完劇立刻手刀購入了音樂劇原聲帶,可惜是韓方原裝,沒有中文翻譯,網路上找到了十多首熱心飯製作的中文版,藍色字是歌詞/劇中台詞,整理如下囉!!

55.jpg

「無論那個人是誰,我都無法不愛上信的主人,我會一如既往等待著你的回信。」

《光的來信》歌曲

《光的來信》分上、下場演出,共有19首歌曲,上半場從七人會齊唱的「遺稿集」開場,「她的誕生與死亡」、「沒有人明白」、「Number 7」、「落淚」、「若是與她相見」、「不是謊言」、「新人誕生」、「如你文筆所述」、「Muse」、「細膩的粉絲信」,上半場結束。

下半場自「檢舉信」開始,「如你文筆所述」、「星光閃耀之際」、「人生伴侶」、「鏡子」、「坦白」、「海鎮的信」,到最後世勛因為讀了海鎮留下的信,終於釋懷,能和過去好好道別,文太裕唱著「當我死去之時」,除了歌詞意境催淚,跟著世勛的自省,更是讓人百感交集,大爆淚啊這首。

如同金鐘九在大劇報訪問中所述~「寫作對海鎮老師來說,是一種執念,也是一種男人的氣魄,走過愛情的痛,才能成為完整的人。」在海鎮和「光」的遺稿集發表時,世勛眼眶含淚,用哭聲堅定說出,他終於可以好好和曾經不忍回首的春天告別了,一場起始於誤會的感情,最後結束在無法挽回傷痛裡,這是一個男孩的成長,也是許多人青春的映照。

<遺稿集/유고집>
演唱:孫承源等
翻譯/製作 by 光.

《光的來信》開場由演員群合唱這首歌,那個處處受到壓抑的年代,陰暗的京城裡,不時可以聽到警報聲響起,一群生活缺乏樂趣的文人們,聚在咖啡館裡熱烈八卦著,作家金海鎮和他神秘的作家女友「光」殉情後,所留下的遺作《人生伴侶》即將被公開,還有二人往來的書稿和「最後一封信」。

這讓坐在角落的世勛惶惶不安,知道一切秘密的他,連忙趕到東京拘留所,和手稿的所有人李允會面,在李允的誘導下,世勛終於承認自己就是「光」,隨著<她的誕生與死亡/그녀의 탄생과 죽음)>,世勛緩緩說出了關於「光」的故事。

<沒有人明白/아무도 모른다>
演唱:孫承源等
翻譯/製作 by 光.

不論是彼岸的那個國家
還是在這無法溝通的家
都沒有我容身之處
在這地方 無人知曉
沒人正眼看過我
也沒有人問過我想成為什麼
在這地方 沒人知道
我是誰 我渴望什麼
隱藏著什麼秘密
到哪都被視為異邦人
沒有我能落腳之處
在這紛擾的世界
我顯得格格不入
現在再也無法忍受了

因為父親反對追求文學創作的夢想,將世勛送往日本的高中留學,對朝鮮文學充滿熱情的他,偷偷使用「光」的筆名投稿並獲獎,在苦悶的生活中,他最大的慰藉就是閱讀小說家金海鎮的作品,並在他的作品中發現了隱藏的悲傷,世勛開始以筆名「光」寫信給海鎮。

孤獨的海鎮非常驚訝有人可以如此懂他的作品,便提筆回信給「光」,收到回應的世勛,決定不再回到日本,他志願到京城中「七人會」所在的報社擔任小助手。

<Number 7>
演唱:七人會

即使土地被人掠奪佔據
可不能連藝術都被佔領啊
民族? 時代? 思想?
可以拯救靈魂的一行詩
誰敢說不是時代的價值?
無法否認 漣漪終將擴散
一隻蝴蝶就象徵著春天的到來

這群面臨亡國傷痛的文青們,秉持著即使貧困,也要懂得如何去愛的信念,相信春天依然會來,也希望透過文字力量可以撫慰人心,歌詞中也透露出大家對天才小說家金海鎮的文采非常崇拜,為了邀請他加入七人會,甚至不惜讓出自己的位置。

泰均帶著小助手世勛進到編輯室,將他介給給其它成員,緊張又興奮的世勛,面對這些大作家們,害羞的不敢大聲說話,但一提到文學,卻又滔滔不絕說出了一大串作家們的作品,滿滿流露出他對文學的熱愛。

當李允問他最喜歡哪一位作家時,世勛卻沉默不語,小小聲的說怎麼可能只選一個,這時候受到李允邀請而加入七人會的海鎮,突然出現在編輯室門口,世勛又驚又喜,沒想到可以和心儀的偶像在此相遇,仰慕的眼神和崇敬的表情,似乎也回答了剛才李允的問題,最喜歡的作家,當然就是海鎮啊!!

<落淚/눈물이 나>
演唱:金鐘九、孫承源

這是夢還是現實
他那出乎意料的溫柔言語
實在是過於耀眼
我像個傻瓜一樣笑著
該怎樣描寫才好
小心翼翼揀選詞語的臉龐

他的手時而緩慢時而焦急地飛舞
從他的指間傾瀉於紙上的那個世界
對我的注視絲毫不知情
撒在他臉上的一绺陽光
這是夢還是現實
我眼前的這片光景
宛若謊言 讓我的情感滿溢
無用的我 落下淚水

沉沉睡去的 他的髮絲
寫出驚世文章的 那大而粗糙的手
靜靜地躺在紙上的手指
在他的指間 一塊陽光的碎片 四綻散開
回響在這空間的
聲音宛如旋律 與打字機和弦
一切光景都如同金色般耀眼
即使把手藏在背後 也像個傻瓜不停顫抖
像個傻瓜一樣落淚
像個傻瓜一樣落淚

世勛像個小迷弟在海鎮身邊兜轉著,這心情迷姐迷妹們都很懂啊!!大概就像上次參加孔劉見面會一樣開心吧XD能這麼近距離接觸海鎮,哪怕只是做些遞稿紙的小事,都讓世勛覺得無比幸福。

海鎮的髮絲,光線下的臉龐,握著筆的手,親切的鼓勵,把迷弟電到快要暈過去,偷偷在旁邊看著,又緊張又開心又慌亂,最後還激動的落下淚來,這段可以看到世勛各種手足無措的舉動,真的好可愛喔>///<

海鎮問他是否也在寫作,世勛靦腆的說,自己還有很多不足之處,海鎮笑著表示願意幫他看作品(世勛大概覺得整個宇宙都被照亮了XD)

迷弟心聲的歌曲結束後,世勛問海鎮~

「您覺得能從文學中得到救贖嗎?」

「當然啊!我最近因為某個人的文字,得到很大的力量」

「我也是...」望著手中的信,世勛開心想著,應該很快就可以和崇拜的作家相認了吧......

<若是與她相見/그녀를 만나면>
演唱:金鐘九、文成日等

有時候就算是沒有親眼看到也能知道
不用擔心
僅僅是靠著信件的往返
連長相都不知道
不過就是知道
我們在相同的陰影下
來自同顆星星

世勛 信件的主人是誰都無所謂
他對我這麼說過
想與我分擔悲傷
他會知道嗎?
因為他的這句話
忘卻了病痛 活過一天又一天
他對我這麼說過
想追隨著這條路走
他會知道嗎?
得到心靈慰藉而獲得寫作的力量

哪一天見到他的話
說愛我的話
那片山的花都想摘給他

這支MV拍得超美!!海鎮溫柔唱著這首<若是與她相見>,說如果有機會見面,他要把滿山的花摘下送給她,看見海鎮如此開心的分享,世勛無法說出他就是光這個殘忍的事實。

<不是謊言/거짓말이 아니야>
演唱:孫承源、Kim Hieora

阿伯拉爾和愛洛伊斯
老師讀過他們的書信嗎?
我們將成為中世紀有名的二個戀人
他們短暫的見面後
一輩子靠著書信往返
他們的書信永遠留在文學上
我們也留下世紀的書信吧

你不是假的 我不是假的
你不是謊言 我不是謊言
我得到他(世勛)  我也得到他(光)
閉起眼睛的話都相同

因為無法與「光」見面,又等不到回信,海鎮開始焦慮,病況也越來越嚴重,一方面擔心海鎮知道真相會承受不住,也或許是想延續這份被愛的感覺,世勛決定讓「光」成為真實,房間內的世勛和紙門後「光」的身影,在二個人的對話中,「光」的形象漸漸鮮明,19歲,生日是3月4日,白晰透亮的臉龐、清澈銳利的眼神、烏黑亮麗的短髮、沉穩又帶著固執的性格,「光」從人影走入真實世界。

光繼續和海鎮通信,用詞也更大膽,例如她已屬於海鎮,並以中世紀的戀人Abelard和Heloise為比喻,希望他們往來的信件,也能成為文學經典而被流傳下去。

世勛將他的作品以「光」的名義寄給海鎮,被海鎮發表在期刊上,意外獲得很好的評價,<新人誕生/신인의 탄생>這首歌中敘述的是,比起作品內容,大眾更好奇「天才作家金海鎮神祕戀人」的真實身份,這讓世勛覺得非常失落,也害怕真相被發現。

世勛發現「光」的欲望和野心越來越大,她在<如你文筆所述/글자 그대로>這首歌中,向世勛表白她就是他黑暗中的聲音,也是孤單時拯救他的那雙手,不論何時都會跟他站在同一邊。海鎮為了盡快完成小說寄給光,不願意去看醫生,病情也越來越嚴重。

<Muse>
演唱:金洙容、孫承源、七人會
斜槓迷妹字幕組
字幕/ 「書南要你不要爬窗戶從門進來」蔥花
翻譯/ 「所以說李兄你的繆思是書南嗎」左邊

時而如此甜美
時而如此殘忍
叫人失神 就此沉淪
這世上絕無人能拒絕

其實只有看到五個人的「七人會」XD,這晚大家正在喝酒,看到海鎮悶悶不樂,眾人談起了「光」的身份,一邊高歌「Muse」,訴說著女神甜美、神秘又殘忍,讓人迷惑又無法逃離,大家搶走了海鎮手上的信,想要找出繆思女神的真實身份,世勛慌忙攔阻搶回了信,但很快又被其它人奪走了。

這段世勛看到海鎮對「光」的愛/依賴,內心應該也覺得很慌亂吧!!因為不忍心所以沒說出真相,沒想到海鎮將那些信,視為精神支柱以及活下去的動力,看到世勛慌張搶信的模樣,也讓李允起了疑心。

「光」害怕被發現真相,採取了更激烈的方式,在<細膩的粉絲信/섬세한 팬레터>中,她以共同創作為藉口,將海鎮引領到獨立的房間中,以自己的文稿與他相伴,世勛要求光向海鎮道歉卻被拒絕,他驚恐無助又懊惱的望著一切,這早已不是當初寫信給海鎮時,想要見到的結果。

舞台上沾染了血跡的稿紙,隨著三人跳著雙人舞,「光」用魅惑的雙眼和歌聲,主導著眼前一切,孱弱的海鎮只想著~要和光一起創造出跨越生死極限的作品,燈光逐漸暗下,舞台上剩下世勛孤獨的身影,上半場就在這充滿詭譎氛圍的歌曲中結束了。

<檢舉信/투서>
演唱:文成日、七人會

不祥的一天
奇怪的一天
到底誰去檢舉了
漫無目的的毀謗
為何如此

下半場一開始,編輯室內一片混亂,「七人會」遭到不知名人士檢舉,即將被搜查,大家緊張的開始丟棄、燒毀他們的文稿,世勛也在一旁慌亂的不知所措,書南看到這樣,首先發出了怒吼~「不是說好要守護純文學嗎?為何要將這些珍貴的資料都丟棄?」

此時海鎮進到了編輯室,泰均說起了他的懷疑,詢問海鎮檢舉人有沒有可能是光? 因為信中提到了關於聚會的事,那是只有內部人才會知道的,海鎮對此並不認同,認為不該懷疑光,也不認同銷毀資料的行為,他整理了自己的文稿後,便離開了編輯室。

李允打探消息後,查到從光來信的醫院中,事實上並沒有光這個人,因此他來找寄信的世勛說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並要求他寫下文字讓他比對,感覺受辱的世勛,在眾人注視下,只好無奈寫下幾個字(和信件筆跡不合),最後倉惶奔逃出這裡。

世勛找到了光,氣急敗壞的說起他被李允懷疑的事,但光只問海鎮是否已經離開,此時海鎮正好來到,世勛慌亂的迎向前去,面對海鎮的質疑,他說自己是收到光的通知才來照顧海鎮的,並遞上光的信件和小說,此時光再次唱起<如你文筆所述/글자 그대로>,強調她是黑暗裡的聲音,也是在孤單時拯救過他的雙手,不論何時都會跟世勛站在同一邊,並不斷誘惑海鎮趕緊繼續寫下去。

看到海鎮已經咳出血來,憤怒的世勛指責光不該如此,光卻唱起了<星光閃耀之際/별이 반짝이는 시간>,她認為肺病末期的人,待在醫院只是浪費時間,現在正是海鎮與她留下傳世作品的重要時刻,勸不動海鎮的世勛,最後只好奔出門去買藥。

世勛出門後,李允來探望海鎮,看到他趴在桌上熟睡,便翻起了一旁的文稿,是一篇名為<人生伴侶/생의 반려>的作品,從故事的發展,以及種種熟悉的情節中,李允知道了一切真相,不忍見好友步上死亡之路,他力勸海鎮去醫院,至少讓自己活下來,其實海鎮早已察覺光的身份,只是不想從文字堆砌的幻夢中醒來。

「醫生說我已經時日不多了,如果不能寫作,那我到底算什麼呢? 等死的肺病患者? 我幾乎一無所有了,不要連寫作都剝奪,我也想活下去,而現在我最需要的是Hikaru。」聽完海鎮的話,同為作家的李允理解他的想法,把筆交回海鎮手上,默默離開了工作室。

<鏡子/거울>
演唱:文成日、蘇貞化

在鏡中,你憑藉我的文字存活成為我的另一半
誰都不曾愛過我
甚至連我都討厭我自己
不論是誰都不愛我
你是我的甜蜜小天地
充滿自信, 美好, 並得到愛的夢想

你沒有我什麼都做不成(光)
你沒有我, 也什麼事都做不成(世勛)
那個人眼中沒有我
在陽光下閃耀的那個樣子
我所愛的煦暖
現在已經無法找到

世勛買了藥回來,但是虛弱的海鎮為了專心寫作,不想因為頭腦昏沉而拒絕服藥,在<鏡子/거울>中,看著海鎮正步向死亡,他和光因為意見分歧而正式展開對決,光的眼神中充滿侵略悚然,世勛恐懼的看著一切。

光殘忍的提醒世勛~海鎮眼中的光並不是他,如果沒有她,沒有人會愛他,就像是那封七人會的檢舉信。為了救海鎮,世勛舉起筆刺傷了自己寫作的手,最終~他選擇親手殺死了光。

「再見,我的光,我的噩夢」,世勛告別了一直陪伴他的光,也抹去了另一半的自己「我的心,請就此闔眼吧。」

<坦白/고백>
演唱:金鐘九、文成日

每一天都在夜裡書寫小說
白天在你身邊  注視著看你寫字
拜託 看看我吧
那些全部都是我啊
如果我沒殺了她的話
她可能就會害死你
拜託 看看我吧
我是你的HIKARU啊
為了你  我把我的心都抹去了

為什麼要這麼做(海鎮)
你把我的HIKARU殺了
為什麼? 為什麼要殺死她?

那個人就是我啊 老師(世勛)

不 你不是HIKARU(海鎮)
給了你那麼多次的機會
為什麼做出了最不智的選擇
倒不如到最後都把秘密守著
倒不如到最後都說著謊

這段好噴淚啊XD世勛掏出了一封寄件者是「世勛」的信,向海鎮<坦白고백>一切真相,世勛跪在地上哭喊了三次,拜託海鎮回頭看看他,從苦苦哀求到崩潰痛哭,只求海鎮能夠原諒或是責罵他。

面對幻滅,海鎮拒絕接受事實,他痛苦憤怒的責問世勛,為什麼要殺死光? 為什麼不把秘密守到最後? 這場實在太虐太虐太虐了!!

場景回到東京拘留所,世勛對李允坦白了一切,說起在那之後,再也沒見過海鎮了,世勛請李允讓他看「最後一封信」,李允拿出信認真念起來,當他聽到~「李允是個天才,你必須要尊敬他、服從他......」,才發現自己被李允作弄了XD

一直扮演好人叔叔的李允告訴世勛,感謝他讓海鎮多活了一段時日,希望他可以繼續寫作下去,李允告訴世勛最後一封信和小說已經完成的訊息後,要他趕快離開,最後世勛小小聲說了一句抱歉,李允只是揮揮手,瀟灑轉過身去。

<海鎮的信/해진의 편지>
演唱:金鐘九、文太裕
字幕/ 「世勛是老師純白的稿紙」蔥花
翻譯/ 「等待老師染上黑色的墨水」左邊

致世勛
世勛啊  我的身體越來越差了
雖然有許多話想跟你說  但眼前逐漸模糊  我就長話短說了
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
因為我不願從錯誤的幻覺中清醒
我早已察覺了 縱使有些模糊
但總是圍繞在我身邊的
與她相似的氣息

與她相似的纖細與顫抖
與她不同的溫柔與純真
那些信似乎是讓我活下去的唯一力量
我躲在文字的城牆內 對你視而不見
我們終將耽溺於愛情的所有型態
盡情享受愛情能給予的所有喜悅
看著比我勇敢許多的你
我好不容易邁出這一步
我希望你能收下這封信以及這些原稿
還有這束想送給她的花朵
這話在我嘴邊旋繞已久
多虧你的一言一語 我得以撐過那段歲月
無論那些信件的主人是誰
我都無法不愛上信的主人
我無法不愛上那些信件的主人
一如往常 殷切等待你的回信
3月17日  海鎮 上

世勛匆忙跑回報社,在櫃子裡找到了信件、手稿和乾燥的花束,信封上署名是「給世勛」,看到這幾個字,他早已激動得泣不成聲,一直以來的盼望,卻在多年後以這樣的方式得到回應,他抽搐到不能自己,難過的讀著最後一封<海鎮的信/해진의 편지>。

這封信也像是海鎮的告白,他沒有責怪世勛,對於自己的幻想感到抱歉,雖然早已感覺到「光」就在身邊,但他仍不願從錯誤的幻覺中醒來,看到世勛如此勇敢的坦白,才讓他清醒過來,希望世勛收下信件和小說原稿,還有他說過要送給光的花。海鎮說不管信件的主人是誰,他都無法不愛上,也會像往常一樣,繼續等待世勛的回信。

多年後,在海鎮和光共同創作的小說出版會上,泰均開場時,特別提到協助出版這本小說的人們,包括協助完成,但不久後也離世的李允,以及世勛,在七人會成員的鼓勵下,世勛走上前致詞。

他掏出了一封信,也是寫給海鎮的最後一封信<當我死去之時/내가 죽었을 때>。

當我死去之時/내가 죽었을 때>
演唱:文太裕
字幕/ 「立志成為海勛派糖師」蔥花
翻譯/ 「然而所作所為都在發刀片」左邊

海鎮老師
對我來說就像春天
就像我初次遇見的春天一樣
我誕生之時
那時正逢春日降臨
大地仍舊貧脊 風浪如此狂躁
彷如札錯根的植草
從未得到任何人的祝福
但是春日仍舊美麗
我死去之時
那時正逢春日降臨
彷如札錯根的植草
無法在蒼世駐足停留
但它仍舊燦爛地美麗過
被徹底分解的軀幹之上
蓋著一層溫暖的陽光
所有人都這麼說
「這種事情  過了一段時間後  根本不算什麼」
但我仍駐足在那段光陰裡 怎麼能如此
所有人都這麼說
「過了一段時間後  就會遺忘一切繼續過活」
但無論光陰如何飛逝 我都無法如此度日
我緊捏著永遠無法忘卻也無法翻閱的那一頁
就這樣熬過今天
我仍停留在那段歲月中
宛如僅有一天壽命的小草
我的愛情死去時 我的青春也一同死去
再無勇氣回首的
我的春天 我終於能送你離開
我的春天 我終於能送你離開

世勛因為讀了海鎮留下的信,終於能夠釋懷,在海鎮與光的小說出版發表會上,世勛哭著說~海鎮對他而言,就像初次遇見的春天,海鎮的離開,讓他一直無法原諒自己,當愛逝去時,青春也跟著消逝了。

在海鎮與光的作品出版後,過去那沒有勇氣回首的春天,現在終於可以好好道別了,對海鎮,也對自己的青春和愛情,在世勛與過去告別時,光也悄悄的出現了。

最後一幕,海鎮將光推向世勛,光擁抱著他,原本對寫作已死的心,好像又再次跳動起來,接受曾經被他親手毀滅的另一個自我,象徵著世勛與光的和解,相信在天上的海鎮,應該也希望看到那樣熱愛文學的他,可以繼續寫作吧!!

murmur

看完劇後,發現「春天」在劇中是一個很重要的意象,也讓整個故事雖然悲傷但仍然給人充滿溫暖和希望的感覺,世勛在春天時寫了第一封信給海鎮,信上也引用了海鎮作品中關於春天的描寫,世勛創造的光,誕生在春天,海鎮留下最後一封信也在春天,在世勛寫給海鎮的最後一封信中,他也說海鎮的存在,就像是他生命中的春天,故事尾聲,世勛終於能夠釋懷他和海鎮以及光之間的揪葛,好好的向春天告別。

除了台詞很美,中文翻譯超棒,這部劇的音樂也是厲害到讓人想跟作曲家告白,整部劇中有不少歌曲片段會穿插出現,<如你文筆所述>前後唱了二次,有些旋律重複出現時,更加重了情緒深度,演員們都好會唱,金鐘九的歌聲真的好溫暖,完全是會讓人耳朵懷孕那種融化感,這幾天蕊的二百遍,大部份都在聽他唱歌(羞)XD

劇情主軸幾乎就是世勛的成長,從一個單純追夢的少年,使用筆名「光」和海鎮交流,世勛透過光替他抒發了情緒的出口,渴望被理解關注和愛,他沒想過事情發展會傷害到最愛的人,造成無法彌補的遺憾,這些過程,讓觀眾好像也一起參與了一個少年的青春,文太裕的歌聲和資料上的年紀,讓人有點無法連結,34歲的男人,聲音卻清亮得像個小男孩,上半場最喜歡他唱<沒有人明白>以及<眼淚>這二首歌,很厲害的是,到了下半場,和光決裂時,又可以把歌唱得非常激昂,讓人佩服他對聲音變化的掌握,唱<坦白>時,情緒完全爆發,聽到他對海鎮吶喊式的懺悔,完全讓人陷入淚海,網路上聽過其他人詮釋的世勛,孫承源的版本也讓人很喜歡。

週六晚場的「光」,是由蘇貞化演出,她的氣勢很強大,特別是劇情後半段,光讓情勢反轉,控制著海鎮和世勛時,從說話語氣到歌聲,還有那略帶邪氣的服裝造型,整個將光詮釋得很有說服力,在<如你文筆所述>中,她也表白了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世勛,光完整了世勛和海鎮之間的情感,成為世勛和海鎮之間的連結。世勛和光,彼此就像鏡子,有光亮也有黑暗,就像每個人內心所隱藏的另一個自己,既虛幻又真實,也是全劇中唯一的女性角色。

金鐘九溫暖的歌聲和文太裕清亮的聲音好搭,二人對戲也是火花四溢,沒想到看起來很年輕的他,已是一位非常資深的音樂劇演員,作品不少,2017年《光的來信》演出中,就有看到他的身影,世勛問他如何才能當作家,海鎮看著他溫柔的說,只要寫作就是作家,還摸世勛的頭,提醒他作家不是被教出來而是被發掘的,如果能一起創作更好,要世勛多寫多思考,小迷弟激動得都哭了。

有一幕是在世勛手指被紙劃傷,金鐘九單膝下跪幫他擦藥,那一跪,真的是讓人怦然心動到小鹿撞死XD然後笑起來實在太暖了,不太像肺結核末期的病人,看到他在下半場咳到從椅子上摔下來,好想去扶他起來XD音樂劇的演員們,真的都是用生命在演戲啊!!

當然哭最慘的,就是那封<海鎮的信>,海鎮在信中明白告訴世勛~他了解世勛和光是不同的,而他愛上的,是信的主人,所送上的花,更像是他對「光」的告別,這樣的細膩和柔情,完全是把太太推入音樂劇坑的最大凶手。

演員謝幕後,場內燈光亮起,愣了好一陣才回過神來,好像作了一場夢一樣。走出歌劇院,雨剛停,微涼的夏夜,空氣中充滿水氣的味道,滿滿的感動一直在心頭迴盪著,再見了,這個好美的夜晚。

寫完這篇,希望可以趕快爬出海鎮這坑,然後和世勛/光告別X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拿鐵不加糖 的頭像
拿鐵不加糖

一日の遠方

拿鐵不加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