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原創音樂劇《光的來信/팬레터》,故事背景發生在日治朝鮮時期,被日本人控制思想的韓國作家,在創作上屢屢被打壓,因此私下組成「七人會」秘密集會一起創作,29歲的天才小說家金海鎮,在加入 「七人會」前,意外收到一封粉絲來信,這是18歲的少年世勛,因為崇拜作家文采,便以筆名「光」寫信給他,細膩的文字,讓海鎮誤以為對方是女性。

從往來書信中的字裡行間,深藏著同理心與關懷,讓海鎮不知不覺對「光」產生了感情,因為「光」所寫的一字一句,讓患有結核病,個性抑鬱的他,開始有了撐過每一天的動力,透過這場柏拉圖式的紙上戀情,他將「光」當成了靈魂伴侶、知音、繆思女神,沒想到最後會成為難以抹滅的噩夢。

對文學充滿熱情的世勛,在離家出走後志願擔任七人會的小助手,在認識七人會中的成員後,他才發現那些以「光」為名的信,已經對海鎮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他不敢承認自己是光,也害怕心中的偶像失望,於是形塑出「光」這個角色,隨著謊言逐漸失控,三人的揪葛也更加複雜,世勛漸漸無法控制「光」,海鎮的健康也加速惡化,最終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悲劇。

這場8/18週六晚上,在台中國家歌劇院的演出,不論是音樂、舞台、佈景、燈光、服裝、場景調度、翻譯以及演員們的表現,都非常精彩,歌曲也很好聽!!盛滿了1930年代,韓國京城文人感性的愛情告白,讓人彷彿跟著一起穿越時空,體驗了一個充滿詩意與悲傷的揪心故事。

75.jpg

▲ 三天總共演出四場,除了世勛的角色都由文太裕演出,音樂劇共有二位「金海鎮」和二位「光」,所以每個場次都有不同的演出組合,這種「雙卡司」真的很燒錢RRR

因為第一眼喜歡的是金鐘九飾演的海鎮,所以選了週六晚上「金鐘九+文太裕+蘇貞化」這場,如果時間允許錢也夠多的話,其實四場都很想看啊!!

第一次來到台中歌劇院,訂票時考量到中文字幕,坐樓下脖子會很痠,所以選了四樓左邊的座位,中文字幕畫面正好在眼前,缺點是距離太遠看不到演員的表情,《光的來信》場景和燈光做得非常漂亮,以剪影來呈現當下情感的演出方式也很特別,韓國音樂劇演員唱功真的超級誇張的強!!光是聽到海鎮老師的歌聲,立馬就被圈粉,搭配世勛清亮乾淨的嗓音,唯美的舞台效果,視覺、聽覺都非常享受,隨著劇情推展,一路虐心到最後眼淚大噴發,「信」貫穿了整部音樂劇,也讓人重新想起用紙筆書信往來的等待和溫度。

IMG_20180818_165156.jpg

台中國家歌劇院1.jpg

▲ 這是台中國家歌劇院第一次邀請韓國音樂劇來台灣演出,從五月開始在各種媒體上,陸續看到相關的新聞,六月底舉辦媒體見面會,歌劇院粉絲團也深入報導了許多幕後製作訊息,開演前還特別到首爾採訪相關的工作人員,演出當天看到台詞翻譯得非常優美,現場販售的相關周邊也和韓國同步,一切的用心,成就了這場美好的演出。

IMG_20180818_165538.jpg

IMG_20180818_190249.jpg

▲ 歌劇院特地前往首爾採訪,並錄下演出人員推薦《光的來信》,私底下大家都很可愛呢!!

▲「光的來信」音樂劇前導及預告。

84.jpg

68.jpg

77.jpg

20180818_光的來信1.jpg

▲ 週六晚場的演出人員,節目手冊上的介紹~

《光的來信》是由一群小說家、詩人及評論家組成「七人會」文學組織內所發展的故事,原型是韓國歷史上實際存在的純文學團體「九人會」,他們是熱血愛國的文藝青年,認為即使土地遭日本強行佔領,總不能連文學藝術也被佔領,於是積極發表文學,透過文字力量撫慰人心。

劇中「金海鎮」的原形是小說家「金裕貞」,「李允」的原形是天才詩人「李箱」,「金書南」的原形是詩人「金起林」,劇中更實際引用了金裕貞的小說《生之伴侶》、《夜櫻》,以及李箱的詩《建築無限六面角體》、金起林的詩《世界的早晨》等,呈現出濃郁的文學色彩。

27.jpg

20180818_光的來信6.jpg

▲ 大劇院內有二千多個座位,紅色絲絨座椅,微彎的幅度設計,讓大部分位置都能有很好的視野。

這場音樂劇演出沒有開放拍照,(連謝幕都不能拍~),以下除了周邊商品照片外,音樂劇演出照片均來自台中國家歌劇院粉絲團。

87.jpg

01.jpg

▲《光的來信》是一部濃厚文青味的音樂劇,台詞詩意,歌曲動聽,一開場就帶來滿滿震撼!!

除了故事感人,整個舞台美術設計,更是讓人看得目不轉睛,實在太美、太夢幻了!!

現場利用很多影子和光線的編排,每當海鎮老師和世勛以及光三個人伴舞交錯時,完全能感受到,和老師寫信的人,既是世勛也是光。地板上也一直有格子狀的光線,投影出稿紙紋路,演員行走在上面,就像是角色們在稿紙上躍然演出,很喜歡像這樣虛實交錯的設計,好有意境。

20180818_光的來信3.jpg

▲ 其實坐在四樓觀眾席,除非用望遠鏡,否則舞台上的細節是完全看不清楚的,幸好歌劇院粉絲團在演出前,先拍下了舞台佈置和大家分享(感恩~)

整個舞台佈景以一棟二層樓高的日式木屋呈現,長廊和紙拉門隨著光影變化,透露出海鎮和世勛各自不同的心情,二樓有一個海鎮的專屬書櫃。